草木之庭_TAICHI

怀抱着心中的温暖,就此沉沉睡去,不再醒来。

写手本命挑战8题
其实说起来只是初始刀8题啦,而且这只是我的自娱自乐
不打tag是怕别人看到这ooc满分的东西会瞎眼×
真的特别ooc,不是我吓你
不怕的英雄可以继续往下看了(赶紧先自己捂脸)

————————————————————

1.用第三人称视角描写本命的外貌。

那是一张很帅气的脸庞,眼睛大大地,笑起来却都看不见了眼睛。头发有些长,但是被他好好地束起放在脑后。他的脑袋上还有头发凸起来,左右对称而且那两撮头发尖尖的样子很像犬耳。所以有时候他会被叫做狗狗(爱称),但是会被反驳。咱是龙啊!他试图纠正过,但是并没有用。

2.用第三人称视角阐述本命的性格。

是把很好地继承了前主理想主义的刀。乐观善良,不能忍受为了结果好而死人多少都无所谓的那种。那就是个小太阳呀wwwwww不过他对另外一个家伙的态度很冷淡呢,该怎么办呢。

3.用第一人称视角阐述一段本命的心理活动。

啊……看下明天的当番表……嗯……嗯?!咱是和和泉守一起当番?!虽然感觉那家伙还不错的样子,但是感觉相处不怎么顺利啊,不知道主公在想什么,真是捉摸不透啊。

4.写一段本命和他人(任选)的对话。

吉行:…………
长曾祢:……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吉行:…………快点打完,不想和你说话。
长曾祢:(´;︵;`)

5.用第二人称,给本命写一封信。

吉行:
     远征还顺利吗?没有和同行的和泉守吵架吧。你们平安回来就行了,至于你出发之前说要带给我的土特产,如果你很辛苦的话,就不用带了。但我会在本丸第一时间等着你们回来。
     祝平安。
          把你当最爱大狗狗的审神者×

6.写一段本命战斗(打架)时的场景。

他右手正握着剑,左手持着一把枪。经过刚才的远程战后,面前的溯行军数量还是那么多。“哈…哈……”吉行大口喘气,匆忙之间打开弹夹,子弹只剩下一颗了,接下来只能靠手中的剑。
吉行挥剑把最先冲上来的几只溯行军给消灭,然后举起枪,对准了面前的敌人,“瞄准……bang!”

7.写一段本命的日常生活场景。

“吉行,你看,这个很棒的对吧。”审神者把刚快递到的东西跑到吉行房间去给他看。
“嗯嗯?这是什么?”吉行正在擦拭着手枪,被审神者喊了名字,就抬头去看。
“哼~哼~”审神者买关子不告诉他。
“……我明白了,等下我会去让厚小心一点你的。”吉行开玩笑说。
“我像是那种人吗?其实这是……”

8.写一段本命H时的场景。

诶???诶???H???不懂呀,什么是H???
(我还是个纯洁的孩子×)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才更文……

(沉思中)

好可怕啊。感觉要来一次大清洗。

#阴阳师# #一目连#一目连单人!!无cp倾向!!!
本文是以全国卷III“我看高考” 为底写的一篇文。
严重偏题和超字数!
————————————————————————
I saw

最近就连书房顶上也裂开了一个大洞,此刻正赶上下着倾盆大雨,大半个书房都潮湿起来,一目连不得已只能把书房里的书搬到还算干爽的地方去。此时,他听到外面传来木屐叩响阶梯发出的声音。

有人来?一目连想听得更仔细些,但是外面的雨声变得更大,那脚步声显得像是他的幻听。他耸耸肩,又继续搬书。然后前厅那里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喊话:“请问风神大人在吗?风神大人!请问风神大人在吗?”

一目连被吓了一跳,手里的一摞书都掉在了潮湿的地上。被吓到的一半原因是那女孩的喊声太突然,另一半原因是因为……那个称呼……

风神大人……这个称呼多久没有被别人呼唤过了呢?一目连弯下腰把书捡起来放好以后才出去见见那个女孩。他从侧间走到前厅去,看见一个撑着伞的女孩站在一尊神像前面。准确地来说那是风神的神像。前厅因为年久失修早就破烂得不成样,屋顶的木材被虫蚁啃食殆尽,大雨不受阻拦地落下来。

女孩四处张望,希望能找到风神,然后瞟到了站在右边侧间前的一目连。暗金色的眼睛……女孩害怕起来,攥紧伞柄慢慢往后退,希望自己没有惹怒这只妖怪。

“你在找这里的风神?”一目连先开口。

“是……是的。”女孩恭敬地回答。

“过了这么多年,没有信徒的他早就该消失了,这座森林有很多妖怪,你还是快回去吧。”一目连没有走过去接近女孩,怕她被自己吓坏。

“我的村子里也像几百年前那样下起了大雨,如果再继续下雨,我的村子会被洪水淹没的!”女孩突然大声说。

女孩看见那只妖怪忽然伸手抚摸了他自己的右眼,于是就说:“对……对不起……打扰到您了,如……如果风神大人不在这里了,那我就走了!”

“等等,先别走那么快。”一目连不知道自己为何出声拦住了那个女孩,“风神也不一定已经消失了,说不定他还在哪个地方呢。”

“可是风神大人会去哪里呢?”女孩问。

“诚心祈祷吧,说不定没有信徒的风神会听到你的呼唤然后来帮助你呢。”一目连揉了揉藏在自己身后的龙的头,把它推离一些,不让它一直用角顶着自己后背。

“谢谢您给我的安慰,明天我还会来继续找风神大人的!”女孩说完就小步跑走了。

“喂!我不是这个意思啊……”一目连跟在她后面跑出神社,却只见她提着裙子踩着木屐已经下到了楼梯的一半。

本来他的本意是想让她安心呆在家里不要再来这么危险的森林了。可是……一目连站在大雨中,龙围绕在他的身边,他又一次下意识地摸上右眼。

跟以前一样啊。

他放下手,抬头和龙对视,然后轻轻一笑。

「嗯?你在问我会不会帮那个女孩?这次的大雨没有那次那么糟糕,按照前几天的星象来看,没有误差的话再过三天雨就会停下,再过两天积水就会排空。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一目连回到自己的书房继续搬书,然后和龙开始聊天。

「原来你在担心我会不会再失去眼睛啊,放心吧,」

「我都没有信徒了,更谈不上为谁奋不顾身了。」

「诶呀,雨要是再不停,我的书就要发霉了啊。」

…………

…………

…………

“妖怪大人!请问住在这个神社里的妖怪大人还在吗?”雨停了的七天后,充满阳光的下午,一目连正在后面的空地上晒书,他听到那个女孩的喊声后,把书和趴在书旁边晒太阳的龙抛下,跑进了神社。

“啊,妖怪大人您果然还在这里。”女孩站在前厅看见一目连走过来,笑着打招呼。

“你怎么又来了。”一目连觉得头疼。

“您说的风神大人说不定真的还在这里,没有消失过!”女孩激动地说,“请您过来看。”女孩先跑出去,去到神社前的空地上,招手让一目连过来。

一目连顿了顿,但还是走过去。

“大人您看,多亏了风神大人的庇佑,我们的村子才能顺利度过这次危机。”女孩给一目连指着山下的那座村子,可惜从她的角度来看是看不太见村子的,因为这里长满了一人高的杂草,不过对于一目连来说还是能够勉强看到山脚下那座美丽可爱的村子。

一目连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女孩则偏头看着他的眼睛,因为女孩是站在他的左手边,因为能更近距离地看到他的眼睛。暗金色的妖瞳始终没变过,但是投射进他眼睛里的景色像是被吸进去了,没有一丝光芒能透露出来他此刻的想法。

多么奇特的眼睛。他到底是看过了多少事物,才会拥有这样的眼睛呢?

“谢谢你。”一目连突然对她说。

女孩回过神来慌张地说:“没有,该谢谢的是您。”

“可能以后都不会有缘再见到你了,”一目连说,“所以我得趁现在对你道谢。”

女孩不明白这只妖怪对自己道谢是因为什么,但她还是基于礼貌对他鞠了一个躬,然后离开了这里。

「你当初决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和我打赌吗?我会放弃守护这里和这里的人类。」

一目连看着外面的阳光,龙从他身后飞过来。

「就在下雨之前,我差点就要输给你了,多亏她来了,才让我扳回一成。」

「诶!话说你怎么飞过来了啊!帮我看着书啊!万一被老鼠偷咬了怎么办!」

…………

…………

…………

【刀剑乱舞】no.18本丸拍摄日记(9)【骨喰藤四郎的时间】

   我是骨喰藤四郎。今天跟过去度过的日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主君【死了】吧。我跟鲶尾去找乱他们时,他们也正好过来。乱告诉我们等下吃完早餐就去鸣狐叔叔的房间(303室),鸣狐叔叔到那时候会给我们分配任务。鲶尾就开玩笑说到底谁才是打赌输的那个啊?他刚说完就被乱踩脚了。
    跟兄弟们去到一楼的用餐室用早餐,剧组里的大家都坐在了这里,环顾四周,陆奥守先生很显眼地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位置吃着乌冬面,一脸痛苦思索的样子。我走过去。“请问,我可以坐你对面吗?”我的突然出声把陆奥守先生的思绪打断了,他抬头看了我好一会才回答,“好,好啊。”
   “陆奥守先生你刚刚在想什么?”我觉得我还是要自己确认一下,万一是乱误会了那就闹乌龙了,“是在想【凶手】吗?”
   “原来骨喰和咱一起坐一桌不是同情咱这【孤家寡人】啊,不过没关系,你想知道什么咱都告诉你。”陆奥守先生把筷子放好,“不过在此之前,骨喰你听说过一个中国故事吗?大概就是一个人看见一只螳螂藏在一片绿色的落叶下,颜色融为一体不被轻易发现,然后他就开始找这种‘能隐藏自己’的树叶,然后不停地问妻子自己有没有看到自己,妻子但后面嫌烦干脆就说看不到,于是那个人就去行窃,结果被抓了。”

    原来陆奥守先生发现了啊。

    “骨喰,就现在的状况来说,我就是那片用来‘遮住’的叶子,所以要尽力掩护藏在身下的‘螳螂’。”

    “陆奥守先生你暗示得太明显了。”我轻轻摇头。
    陆奥守先生开心地笑说:“咱也这么觉得,可是你们不还是没发现。”我还来不及思考陆奥守先生说的意思,就又听到他说,“骨喰,你兄弟在叫你过去。”
    “那陆奥守先生,我就先失陪了。”我起身离开座位,走去兄弟们在的那张餐桌,突然地我回头看陆奥守先生,他只是低头在吃那碗乌冬面。

    那么刚才那个视线是怎么回事?

   我在五虎退旁边落座,他左手边的位置是个空位,于是他就把那台便携式录像机放在那里。从坐车来这里的时候陆奥守先生把这台摄像机借给五虎退,五虎退就很少离手过,说起来主公【死掉】那天,似乎五虎退手里也拿着这台摄像机?
    “骨喰哥,陆奥守先生是怎么说的?”乱先问出了兄弟们都想知道的问题。
    “他只是察觉到我的来意而已。”我说,“既然那天晚上大家都决定好了,那么在被发现之前,就继续做自己该做的吧。”
    鲶尾趴在餐桌上,“好烦啊。”
    五虎退细声安慰鲶尾。鲶尾突然对我们说了一句,“为什么不能告诉陆奥守先生呢?”他努努嘴让我们看向陆奥守先生。陆奥守先生现在吃的正抱坐在椅子上没有起来。
    “要发现的迟早会被发现,在此之前,先观望吧。”我说。

    吃完早餐后我们就去找鸣狐叔叔了。我告诉了鸣狐叔叔和在房间里跟小狐狸玩的平野,与陆奥守先生交谈的内容。
    不过我心里还是在意陆奥守先生说的那句“可你们不还是没发现”。他的意思难道是除了刚刚他说的那个小故事,还提示了更为明显的信息给我们?到底在哪里,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提示的?

————————————————————————
·我觉得陆奥守直白得就差说真相了
·我没水我没水我没水.jpg
·下一篇是【笑面青江的时间】

嗨!嗨!关注我的天使们请看过来!
因为我不萌驱魔少年and缇亚了,请因为我曾经产过的缇亚文以及其他类型的驱魔少年相关同人文而关注我,不能接受我退出驱魔少年or缇亚坑的小天使们自动取关我。
很突然吗?我不觉得啦。
缇亚《遥遥星辰》我是不会再写了,按照退坑的老习俗,得删文,so,明天中午我就把驱魔少年相关的文都给删掉。
以后这个lof号就发发刀剑乱舞相关的文或者我的其他类型的文章。











曾经一个人让我讨厌了驱魔少年,现在又有一个人让我讨厌了缇亚。
别说我入坑快,出坑快。
因为有讨厌的人在,所以不想跟他们蹲一个坑。

【刀剑乱舞】no.17 本丸拍摄日记(8)【小夜左文字的时间】

·只有这篇我是特意把提示放在开头的。
·正文并不是故意只有一句话,也没有故意水。
·也算是一个过渡,从下篇开始进入寻找【多余的人】和【凶手】这重要部分,在重重疑问困扰的期间,剧组里掌握全部真相的一位刀男将会神秘失踪。
·下一篇是【骨喰藤四郎的时间】
——————————————————————————

    主公死了。需要复仇吗?

准备高考啦~高考完以后我会大开粮仓~
嘿呀嘿呀~

【刀剑乱舞】no.16 本丸拍摄日记(7) 【乱藤四郎的时间】

   我是乱藤四郎。说起来这篇日记莺丸大人让我来写真的是太随便了,我只不过在去大门自动售货机的路上走过一楼的大客厅,就被在里面喝茶的莺丸大人叫过去,说什么这日记本就给你拿去写日记,就递给我现在正在写的这个日记本。
    按照陆奥守先生说的,这个日记是要记录自己的看法和今天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事吧。嗯……陆奥守先生和莺丸大人几乎把前天晚上和昨天凌晨发生的事都给记录完全了,我也无法再添笔再述一二,所以我就从现在开始记录吧。虽说经历了陆奥守先生房间(106室)和主公房间(203室)发生的怪事,也因此大家曾起争执,但是到今天大家明面上也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分裂,应该算是好事……吧。那时候吵得很凶呢,青江先生跟和泉守先生……

    关于主公的事,我的看法跟和泉守先生一样,她肯定没死,不过也很奇怪啊,她没死又去了哪里?如果我有心灵感应就好了,这样就能感应主公在哪里。说不定身为主公初始刀,跟主公拥有默契的陆奥守先生会知道主公所在何处。但又是陆奥守先生说那具尸体是主公。诶呀!好乱啊!想不通啊……如果想要知道那具尸体是不是主公,就只能通过验尸,可是那具尸体只被包括陆奥守先生、莺丸大人在内的五人目睹过,也很有可能像是青江先生说的那样是那五人编出来的恶劣玩笑……主公这次真是带着我们一起乱了。
    说到这个,我从莺丸大人手里接过日记本后没有回房间还是去售货机那里买了饮料。唉,打赌输了就被兄弟们差使着去干各种跑腿的活,不过我和鸣狐叔叔还好,更辛苦的是鲶尾哥,他们跟我一样打赌输了。在我买好饮料,提着塑料袋准备离开时正好碰到了从大门外进来的陆奥守先生。陆奥守先生的表情很严肃,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我,就对我露出了他一直以来的那种灿烂的笑容。“乱,你昨晚睡得还好吗?”陆奥守先生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很自然地顺手帮我拿了那一袋饮料,与我一起走回房间。
    “我倒是睡得还好,陆奥守先生你没问题吧?”我觉得陆奥守先生先是看见尸体再被尸体找上门,想不做噩梦也难。
    “咱也睡得不错啦,不过还是有件事一直困扰着咱。乱,咱问你个问题,你就算之后把咱们之间的对话说出去也没什么,你现在只用诚实地回答咱一件事就行。”陆奥守先生突然收敛了笑容,我能从他身上略微感受到那该属于我们的刀剑的肃杀。

    “你有留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吗?”陆奥守先生问。

     原来是这种事啊。

     我突然觉得没意思起来,但还是回答了陆奥守先生。

     “没有,我没留意到。”

     嗯……接下来还再写点什么把这页笔记填满呢?还剩很多空行呢……对了!写写我们正在拍摄的电影吧!那个电影啊,理所应当地暂时停止拍摄了,审神者【死了】,大家都没心情去拍电影了。现在的气氛还不算太过死气沉沉,我看过跟我们现在处境相似的电影电视剧,一般还没到最后就会有人疑心疑鬼,把团结的大家拆成一个一个小帮派……呜呜太恐怖了简直不敢想象。
    而且如果这时有个最可疑的人出来了会被集中对待当做凶手吧。

    所以我才对这种剧情深感厌恶并且想包庇那个可怜的会被当做凶手的人。

————————————————————————————
·「我觉得我老是在水」
·「等等,日记不就是拿来水的吗」
·「下一篇是【小夜左文字的时间】」

【刀剑乱舞】《正义使者地瓜大战邪恶审神者》

·本文非常ooc,严重ooc,一开头就得标出来的ooc。
·本文含有【暗堕】、【刀解】等暗示情节。不能接受的请一定要退出本文。
·女审有。
·本文私设非常多。私设包括判断一位刀男力量是否强大的标准并不单是看其打击和冲力,最为重要的是灵力……之类之类的。
·女审跟三日月说的【他们三个】是指大典太光世、数珠丸恒次、莺丸。

——————————————————————————

第三章

   “咱能为一期做的事咱并不清楚,只能慢慢摸索了……他这样已经两年了吗?”陆奥守说。
    “没错……我记得今天你要和前田一起去做田当番。”审神者回答了陆奥守以后,就偏偏头让他出去。陆奥守伸出大拇指指指书柜方向。审神者摇摇头。于是陆奥守就独自出去。
   审神者突然后退,后背靠在办公桌上,左手从桌底摸出一把粘在那里的小匕首。她左手在后背把匕首抛到右手,随即正握着快速俯身往房间的角落里冲过去。那里有个从他们进来时就在的家伙,她要给那一直偷听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果然在角落书柜的死角里,她找到了那个偷听的家伙!她用匕尖对准了那家伙的要害,直线冲过去,企图用速度来解决他。不过在她意料之中的,那家伙抽出太刀挡住了她的匕首。
    “三日月,你偷听多少了?”审神者直视这家伙的眼睛,严厉地问。
   三日月弯起眼睛笑笑说:“你和陆奥守不都察觉到我在这里了吗?没有立刻抓我出来也是因为这对话并不算特别重要的吧。”
    彼此沉默了一会后,审神者长吐了一口气,收回了匕首。“三日月,你和他们只用旁观就够了……本来就不该要你们插手我的事……”
    “就算你想要锻炼陆奥守也不用站到他对立面去吧,本来你身上的暗堕速度就很快,那时候还特意让暗堕冲破我给你设下的灵力压制让它显现出来。”三日月揉揉她的头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吗?”
    “最近确实得让吉行开始驱除你们身上的暗堕气息,都怪【那个人】在我们身上种下的暗堕太过强大,才让我不得不把计划提前。”审神者没有摇头甩开三日月的手。
    “……不过那时要不是正好遇上你暗堕暴走,我也不会知道原来你还瞒着我们做这种事。”三日月有些失神地说。
   “不要说出去,你和他们三个知道就行。在吉行慢慢驱除暗堕气息的期间,就拜托你和他们继续用灵力镇压那些灵力薄弱些的刀剑男士们体内的暗堕气息。”审神者说到这里,忽然有了点笑容,“话说我暗堕暴走的那时候你过来抓住我,用灵力帮我压制住暗堕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对吧?真是过分啊那句话。”
    “是啊,没想到我们是【同类】。”三日月也跟着笑。

    田埂边,前田戴着草帽,手里拿着一把锄头看着陆奥守急匆匆。“陆奥守先生,你忘了今天是我们一起种田吗?”前田严肃地问。
    “对不起对不起,咱迟到了。”陆奥守小跑着过来,到前田面前有些小喘着认真弯腰道歉。
    前田终于绷不住小脸笑出来,“那么陆奥守先生请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然我会很困扰的。”
    陆奥守见前田不生气了以后,立刻站直挺直腰背说:“好!那么咱们开始干活吧!”

   正当前田和陆奥守在太阳下种田大汗淋漓的时候,后藤和物吉一人拿着一盘切好成片的半个西瓜,一人拿着装着凉茶的水壶过来。 “前田!陆奥守先生!看我们拿来了什么,是刚切好的冰镇西瓜哦!”两人站在不远处的大树树荫下呼喊他们过来,陆奥守和前田立刻一脸“得救了”朝他们跑过去。
   “想起今天是大热天,所以烛台切先生特意让我们从冰箱里拿出前天买的两个大西瓜切开分了吃,这半个是特意留给你们的。对了,还有药研的特制凉茶……”物吉笑着边跟他们两人说话,边往杯子里倒凉茶。
    “太棒了太棒了!”陆奥守高兴地喊。
    “诶诶!主君也在看着这边呢。”后藤发现审神者靠在二楼会议室的窗边看着这里,于是他高兴地朝审神者招手。审神者被发现后也没有立刻掩饰目光,而是也挥手回去。
    “主君最近总是跟陆奥守先生说话最多呢,该不会是喜欢陆奥守先生吧。”物吉只是开个玩笑。

    “你越是了解那个女人,就越不会喜欢她。”陆奥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从嘴里蹦出这句话。

    物吉有些被陆奥守的话吓到了,“对不起,陆奥守先生,我不该胡乱说话……”
    陆奥守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立刻笑着补场安慰物吉说:“没有关系的物吉,是咱一时说的胡话而已。谢谢你和后藤给咱们带来的食物。”
    “陆奥守先生没有生我的气真是太好了。”物吉松口气,“这种小事不必道谢,能让陆奥守先生和前田高兴就好了。”

   在三个小家伙说说笑笑时,陆奥守抬头看向会议室方向,窗口却不见审神者,取而代之出现在窗户中的,是那名眼睛里拥有月亮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