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之庭_TAICHI

虽然决定不会再回归少女前线了,但是我爱李·恩菲尔德的心永远不会变。

真的超喜欢现在我最喜欢的两个男孩。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灵魂的闪光点,并为之欣喜若狂。每次想到他们,都觉得“我的眼光怎么那么棒啊,居然能准确地找到他们,并且喜欢”。

我可以吹他们吹上好几天。怎么会有这么棒的男孩子呢。

超级高兴地想。

有些文我不记得存没存档,先留着不删。等我复制粘贴存好档再继续删。

我不想写文了同志们,干脆删光好了。这个号就用来视奸太太们就好了。嗯,我想的真棒。

原本那是个来去自由,无拘无束的风,不知来处,不知前路。至于之后那阵风为什么会变成风神,那个根本原因对他来说不算是太该记住的,经过三、四百年的岁月也就渐渐淡忘掉。不过硬是要追根究底的话,风神大人也不介意回想一下,只不过要等得久一些。等得久的原因大多时候不是因为风神大人忘事,而是他还有很多的公事要做,一直忙个不停。偶有子民们来神社祈求,风神还是会抽空来倾听他们的愿望。合理正直的愿望他就帮助其实现,邪恶懒惰的愿望听了以后他会让这人离开。

说到这神社,那是村民们给风神建的居住之所,十分地壮丽。神社建起来的原因也是因为那阵风变成风神的原因……啊……看风神大人突然皱眉思索的表情似乎是想起什么来了。风神大人表情忽地放松,高兴地笑起来。这绝对!绝对是想起什么来了!

你怎么总是问我这问题,好好我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个无形的风四处流动,就算记忆模糊,我对这个村子的第一印象就是金黄色的,满目的金黄,非常地美丽,后来才知道那是稻谷……我没有跑偏话题,总得让我讲讲我对这村子的第一印象吧……那时候我好像做了一件对子民们来说帮助特别大的事,于是他们就对我非常诚恳地让我留下来,于是我就留下来了,我答应他们的时候,他们笑得很高兴,我也是在那时候拥有实体的……那件事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了,你有空听故事不如去帮我拿那些书过来,谢谢啦。

有时候也不好问得太过,风神大人很温柔,虽然不会直接说出来,但还是会小小抱怨一下。他很满意自己的生活,傍晚他走出神社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小孩子们都拿着手里的玩具争着要和风神大人玩。

改变这一切的,是不久之后的那场突如其来的袭击整个村子的大洪水。

神社外,子民的祈求声对风神来说跟外面下着的暴雨一样未曾断绝。洪水要把我们的村子给淹没了,求求你了风神大人,保护我们吧。外面的子民如此说。

神社里的风神并没有闲着,他正在不停翻找着图书馆里的藏书,试图能找到抵御洪水的办法。可是都没有!无论哪一本书里都没有说风神可以抵御洪水!因为水本来就不是归风神掌管的!风神失望地跌坐在凌乱散落书籍竹简的地上,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偶尔风神也会化成人类去村子里帮助子民们,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期间他也听到了一些村民对他的抱怨。

至于之后陪伴他很长岁月的那条龙,则是他在某个深夜去河边查看水势时看到的。那条龙在湍急的河面上不停地辗转腾挪,像是要把河水给掀起来。风神有些急了,怕它冲毁堤坝,于是就先用咒语将那龙束缚住然后带回神社。

抵御洪水的方法也是从那条龙的口中得知的,同时,那条龙也告诉了风神要支付的代价。风神听了以后愣呆了一下,但又微笑着说,但这代价跟我要守护的子民们比起来不算什么。于是风神照着龙说的话去做,果然洪水退去,村子保住了。

本来那条龙早早就可以得到自由离开风神,可是却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充满阳光的下午,风神心情好地坐在神社前的台阶上,龙就盘绕在他旁边,风神抚摸它,它也没有躲。就算你为那些人类牺牲这么大,但他们总有一天会抛弃你,忘记你的。龙说。风神温柔地把头侧过去和龙的头相抵,原本故意留长挡住右脸的额发滑开,露出缠满带子的右眼。

但我守护了我的子民们,这就够了。

之后发生的事啊,就跟那条龙说的一样,人类忘记了这位神明,为这位神明建造的十分壮丽的神社也因为年久失修而渐渐腐败。但那位神明还不忘记那些子民们,每天都在路上,在神社边等待子民们的到来。在这漫长的,令人厌烦的岁月里,神明堕落成了妖怪,而那堕落的理由听起来简直令人发笑,居然是为了自己仍然能继续庇护大家。

在那天,堕落成妖怪的风神第一次在这悠长岁月里遇见了一个人类,虽然那个人类非常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走到他的身边来。当那个人类问起他这妖怪居然是风神时,他忍不住笑说: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那个人类是不小心迷路才会在森林的深处遇见那只身上缠绕着龙的妖怪的。那只妖怪一直站在那根腐败的柱子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人类觉得这是偷偷离开的好时候。就在人类要离开藏身的树干时,那只妖怪转过身来叫住了他。“那边,是有个人类对吧?”那只妖怪朝这边问,“这座森林有很多危险的妖怪会伤害你,过来吧,来我这里,我会带你离开森林。”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也是妖怪不是吗?”人类问。

“因为我曾经是守护子民的风神啊,”妖怪说,“神怎么可能会欺骗他的子民呢?”

“你是风神?”人类略略放下警戒心走出树干后,来到那根柱子前,不过离那只妖怪还是有几米远距离。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妖怪抱胸笑着叹息说,叹出来的气息把他故意遮住右脸的长长额发些些吹起,人类才发现这只妖怪只有一只眼睛。妖怪开始讲述他作为风神时的威风,以及后来为了保护子民牺牲自己的一只眼睛。

但是话语最后,那妖怪又笑着叹息说:“……我这几百年的岁月只不过是个简单的故事罢了。”他用仅存的左眼看着那根腐败的柱子,“诞生之地于此,被供奉之地仍在,祭祀神乐往景犹存,惜乎岁月流逝,不复从前。”

“这只是个堕落成妖怪的风神对你聊的小小闲话,如果你把我们之间的对话说出去也无妨,好了,我该带你离开了,最后再对你说一件事,你真的说出去,记得要为我保留一句话,我会一直守护着这里,哪怕我成为妖怪。”

“……这就是我遇见风神大人时他告诉我的故事!”那个人类在茶馆里对好友们说了自己在森林里遇到的事。“不过你们还是别想着去那里冒险,就让风神大人宁静地待在那里继续守护他的子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