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迷妹🐓

看啥没见过守约and李白迷妹吗

【王者荣耀/白妲】致爱丽丝
·æŽç™½×妲己!请注意!
·çŽ°ä»£paro!
·ç”¨å¦²å·±ç¬¬ä¸€è§†è§’来叙事。
·ç‹ç‹¸å…ˆç”Ÿå°±æ˜¯æŽç™½
·ooc是我的!李白也是我的!耶嘿!
——————————————————

     我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当我这么想着,自得其乐地走在奇异的道路上时,我看见路的尽头,巨大的门前,站着一个穿笔挺西装的露出一条橙色尾巴的男人。他似乎也知道有人在注视着自己,就转身过来——果然跟我想的一样他是只狐狸——他伸出右手掌心朝上,邀请般地对我说:“爱丽丝,你终于到了这里,过来吧我带你离开。”
     非常好听温柔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我心底深知【爱丽丝】不是我的真名,但是我也记不起真名为何,便懒得反驳,就顺着他倾泻下来的目光,走过去把左手放在了他伸出已久的右手上。
     我想我总得要给这个男人一个称呼,不然【这个那个】地喊总是有点失礼的。他趁我思考的时候用张开的左手放在厚重的大门上,大门缓缓为他打开。对了,他既然是狐狸,就叫他狐狸先生吧。他看着我莫名其妙地笑觉得好奇,但是并没有露出怪异的眼神。
     这条由糖果和荆棘铺就的唯一道路长且无聊,唯一能让我清醒些的只有途中遇到的险情和他手掌的温暖。在我们穿越荆棘森林的时候,狐狸先生似乎感觉到了我刻意隐藏的不安,主动开口说话:“你要是害怕可以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笑你……啊不是,是分担你的恐惧了。”
     “狐狸先生你真好。”我知道他在开玩笑,所以放宽心说出了心里对他的称呼,意识到了自己的嘴快,只是吐了吐舌。
     狐狸先生似乎没有介意这个称呼,他又是在笑着,“原来在你眼里我是狐狸啊,那我是不是有尾巴?帮我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是橙色的,非常温暖的秋叶的颜色,很合适你。”我认真地看着他说,狐狸先生虽然没有回我这句话,不过有很认真地点头听着。
     “狐狸先生,你知道我真名吗?我总是觉得【爱丽丝】并不是我的名字。”在这轻松的时刻,我趁机问问他我名字的事。
     正好走到一个泥坑前,狐狸先生为了不让我的鞋子被泥弄脏,询问过我同意后托着我的双臂把我放到对面去。“你当然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爱丽丝】只是我对病人的代称而已,反正病人回到现实只会把这一切当做梦游仙境。”狐狸先生一个跃步就直接过了那个泥坑来到我的身边。
     “那我也是你的病人?”我下意识地主动去牵狐狸先生的手,狐狸先生从善如流地牵住我,带着我继续走在这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的路上。
    “是啊。我是专门来梦境里治疗植物人,不过因为是去别人的梦里,所以我的形象会根据病人有所变化,比如有些玩游戏很多的病人在大门那里看见我的时候叫我梅林什么的,相比起来你叫我狐狸还算是非常可爱的称呼了。”狐狸先生大大咧咧地分享着过去对自己的称呼,我听着感觉很有意思。

     只可惜……

     “等走到路的尽头,你就可以回到现实了。”狐狸先生指给我看前方,我侧头看向他指的地方,黑暗无比。我害怕地去挽住狐狸先生的手臂……不,这已经不是单纯的害怕了,我现在只是想依靠这盏此时只照耀我的明灯。狐狸先生准确地把握到我的想法,没有说话,只是温柔轻拍我的手背。

     “话说狐狸先生,你在梦境里帮助过男病人吗?”路上,我挽着狐狸先生的手臂突发奇想地问。
     “有啊。”他很快回答我。
     “也叫【爱丽丝】?”
     “……咳,你不要问这个,问问别的吧。”

      “我是因为什么才变成了植物人呢?”现在就算我把头靠在狐狸先生的肩膀上,狐狸先生也没有把我推开。
     狐狸先生摊开双手表示不知道,我想他只是不愿意告诉我。“你回到现实了,不要再想让你难过得逃进梦境里的事,因为现实还有喜欢的你在等你苏醒。”狐狸先生突然站定,说了这一句。
     “这是……尽头了?”我说话时的颤音自己都察觉得到。
     “是的,还有刚才我说的,你能答应我吗?”狐狸先生把我的双手从他的左臂硬生生拉下。
     “可是现实没有你我回去有什么意思。”我立刻说出这像是告白的话,也不管自己热到不行的脸。
     “你怎么傻傻的,哪里有人得救了还带一个男朋友回去的。”狐狸先生被我的话弄得不知所措,连说话都顾不上惯带的绅士风度了。
     我着急地不知所措,在这时突然间福至心灵,我一把抓住他的手,注视着他惊讶又美丽的眼睛,认真地说:“我不叫【爱丽丝】,我记得了我的真名,我叫妲……”
     “好了,”他打断我话,我看着他服输地小小叹口气,然后露出大大的微笑,“不用说出来也没关系的,我会像在梦境一样在现实找到你的。”
     他在我的面上落下最后一吻。

为了能一人带飞全队,我真的要勤点练李白露娜了。

【王者荣耀/万圣节帅气捣蛋鬼组】嗨,请问你有糖吗

·ä¸‡åœ£èŠ‚帅气捣蛋鬼组成员:百里守约、兰陵王、李白、铠、诸葛亮
·å…¨éƒ¨æ˜¯å‹æƒ…向!不存在任何cp倾向!
·ä»–们在王者峡谷的万圣节晚上讨要糖果过程的记录者为刘邦的小吸血蝠。
·è´Ÿè´£ç»™ä»–们换上万圣节装扮的是女英雄们。
·ç”¨çš„是王者荣耀的万圣节使用指定英雄活动的梗。
·éžå¸¸ooc!没问题就继续往下看吧。
————————————————————
     更衣室的门再次打开,正在被迫接受姑娘们换装的守约、兰陵王、李白、铠看见又有一个男人走进来。是诸葛亮。“嗨,我来陪你们了。”诸葛亮尴尬地笑着说。其他四个男人看着他沉默地点头。这时一直在他身后推着不让他半路逃跑的孙尚香冒头出来,“作为你们上次帮我打扮去跟玄德约会的回报,我把你们要的诸葛送到这里了,没有什么事我就要走了,和玄德的约会要迟到了。”孙尚香快速说完以后就匆匆离开了,“玩够以后把他好好送回来啊!”
     “没问题!”为首的大乔温柔地笑着说。

     “话说你们是被谁抓来这里的?”诸葛亮问着先到这里,快换好衣服的四人。
     “队长。”“花木兰。”“木兰。”“队长。”四人异口同声。
     “好了我知道了。”

     “话说小乔你不是我们的竞争队伍吗?怎么也来帮我们?”李白穿着一身非常帅气和其他四个人风格完全不同的白色汉服,侠意十足,但是非常不符合万圣节的服装要求。其他姑娘跟负责李白衣服的小乔说了这点后,小乔瘪瘪嘴,然后反驳,“反正帅气捣蛋鬼组只要负责帅气就好了嘛,李白哥哥这么穿难道不帅吗?”于是其他姑娘们就放过李白了,反正一身白应该算数吧。
     “距离活动开始不是还有一个小时嘛,我那边的可爱捣蛋鬼组已经换好衣服也做好出发的准备,我就偷溜过来看你们了。”小乔把李白的下摆给弄好以后站起身审视了李白全身,满意的微笑点头。李白也跟着她微笑。
     “我已经好了,你们怎么样了?”李白先去拿了青莲剑,然后走向其他四人的换衣间。
     “我也换好了。”守约推门走出来。他以一身黑色的修身猎装做底,里面换上了橙色的衬衫,身上挂着的装饰与其说是用来吓人,其实非常花里胡哨。守约正在用手小心地捏着粘上去的假獠牙,试图让自己习惯它。
     李白觉得他这副样子好玩,就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右边的假獠牙果然被守约给顺势拔下。
     守约无语地斜眼看李白,李白侧头装作不是自己干的。“话说你怎么这样一身?”守约干脆把獠牙拿在手里,等着等下找小姐姐帮自己粘回去。
     “姑娘们同意了,我也没意见。你这一身是狼人吧,很帅气啊。走走走,我们去看他们三个。”李白先走几步朝守约招手。
     兰陵王是南瓜小鬼,铠是吸血鬼,诸葛亮嘛——其他四个人看到他的时候忍不住竖起大拇指表达自己语言难尽之意——僵尸新娘。诸葛不愿意了,诸葛要留在这里不出去见人。
     “走啦走啦,长恭、铠你们来拿麻袋,我和守约还要架着小亮亮走呢,队伍缺一不可啊。”李白很快就自来熟地一把架起诸葛的右臂,守约从善如流地架起诸葛的左臂。“诸葛先生,为了队伍的胜利,我们走吧。”诸葛难过。

     李白兴致勃勃地走在队伍前面,“话说等下我们要到典韦家了吧,谁先去问要糖?……诶,守约,你的假牙还没粘上去啊。”李白回头一看,守约还在捣鼓他的假獠牙。
     “负责道具的小姐姐出去了,我问了其他的小姐姐最后只拿了这个胶水来。不过还是不行啊。”守约苦恼地低头弄假牙说。
     李白走过去拍拍守约的肩膀,“先别弄假牙了,狼人,你先去吓唬我们的第一家吧。加油我相信你的。”
     守约觉得自己第一个来也没什么,于是就去铠那里拿了一个麻袋,鼓足勇气上去敲了门,说出那句任务台词:“嗯……那个……不给糖就捣蛋!”其他四个人躲角落看。
     “不要靠近我!我会伤害你的!”典韦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来。
     “不给糖就捣蛋!”守约不知道该怎么回他,于是又重复了这一句。
     “……糖……就在门口,你推门进来吧……”那个野兽的声音渐渐消失,守约试探地轻推了一下门,门吱呀轻开了一道缝,他继续推开,发现门口放着一个大盆,里面装着积累成山的水果糖。
     被惊呆了的守约朝后面的四个人招手,“弟兄们快过来!”

     李白依旧走在队伍前面,只不过更高兴了,还哼起了歌。糖就让铠来扛着,虽然说糖果有点多不过对他来说很轻松。
     “接下来是谁呢?不过说真的,守约你在干嘛。”李白让大家停下来,先考虑一下等下要用的绝赞惊吓,然后看见守约一点也不理会这边的事,开始翻找装满糖果的那个麻袋。
     “我的那个假牙不见了。”守约回答。
     李白觉得无所谓,“不见就不见了,这样你就省得一晚上都在惦记它该怎么粘上去。”
     守约听了他的话苦恼地放弃寻找自己假牙。“长恭,接下来我们该到哪家了?”李白歪头看兰陵王手里的任务地图。
     “是王昭君家。”兰陵王回答。
     李白高兴地说,“那就让我来做第二个吧!走走走,我们去吓昭君!”

     “叮咚”。王昭君听到门铃响了以后,心里了然,然后走到大门故意问了一句“是谁呀”。意料之内地收到一句“是我李白,万圣节不给糖就捣蛋!”
     王昭君故意问:“我没有糖怎么办。”
     门外的李白也苦恼地说,“那我的队伍就输了啊,不过也不能捉弄昭君,不如你开门看看我这身万圣节装扮?猫眼看不全的。”
     王昭君轻手轻脚地把装在水果篮里的小糖果抱在怀里,打算给门外的李白一个反惊吓。她迅速打开门,就见李白一身飘逸的白衣,手持古意长剑,君子风度盎然。她把篮直接塞进李白怀里,拉着他让他在自己面前转了一圈。“你真的是,要不要这么帅。”王昭君觉得自己才是被惊吓的那个。
     “受到惊吓了吧。”李白得意地说。
      王昭君给他比了个OJBK的手势。

     继续前进。李白也帮着铠分担了一半糖果,不过他是用左手提着麻袋的。“接下来就剩长恭、铠、小亮亮没有要到过糖果了。”李白和兰陵王并肩走着,歪头看他手里的地图,“接下来是至尊宝和紫霞家……哦哦哦!看来我们的铠斗志高昂啊,第三个去拿糖的就是他吧。”
     到达以后,铠独自一个人走到大门,其他四人带着糖果袋缩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看着铠。铠没有选择摁响门铃,而是直接一拳用力地锤上房门,发出沉闷的巨响。“不选择用小孩子的惊吓手段,而是像个成年人一样正面突入吗?真是跟我和守约完全不一样的手段啊。”李白觉得无聊了,开始正经胡说八道。
     “太白兄你蹲矮点亮看不到了。”诸葛很快就忘记自己的万圣节装扮,开心地融入进集体活动。
     李白听话地蹲下去了点,把手伸出去把诸葛和他头上的枯树枝给隔开,“过来慢点,小心树枝勾到绷带,这么好看的新娘打扮怎么可以毁了……诶诶,我不说了别拆绷带勒我!我们继续看铠!对对。”
     李白继续解说,“看看,至尊宝开门了,哇,这紧张的气氛,是想通过压迫迫使对方拿出糖果吗?虽然有些霸道,不过也不失为一种办法。守约,帮我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不知道是不是这里隔的有点远我听不到他们说话啊。”
     守约被逗笑,“他们都没说过话,你怎么听得到。”
     兰陵王拍拍这两个说话的,“别闹了,铠张嘴了,似乎要说什么了。”
     铠看着自己的妹夫,冰冷地说:“不给糖……就捣蛋……”
     至尊宝都被这个突然过来砸门的大舅子给吓出一身冷汗,只能顺着他的话给他想要的了,幸好家里早就因为要做活动地囤了很多糖。“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吧,别吓到紫霞,她在里面看游戏直播呢。”至尊宝带着铠去放着糖的地下室。
     四十分钟后,铠背着一大袋糖果出来了。“哇!铠成功了!”李白第一个带头欢呼。

     “很好很好,大丰收!我们绝对能胜过可爱捣蛋鬼组!”李白手里麻袋装的更鼓鼓囊囊了,包括他身后的人肩上扛,手里提的更加多。
     “各位,听亮说一句吧。”诸葛提着碍脚的裙边跑到了队伍的面前,“反正我们拿了这么多糖,”李白和守约手里提着两袋满的,铠肩膀上扛着两袋更满的,“不如一人一家就够了,等第五个人完成收集糖果后直接去集合地了怎么样?”
     “小亮亮你其实是怕这身新娘打扮今晚逛遍全峡谷吧,没事啊很好看的,诶诶,别用绷带勒我,我们赶紧去下一个地点吧。”李白自觉让诸葛一步,然后继续去看任务地图,“接下来离这里最近的有钟无艳家和刘备孙尚香家,我们是要一起出动还是分开去收集?”
     只剩下没去要糖果的兰陵王和诸葛一起回答,“分开行动。”

     “好,铠和守约陪着长恭,”

     铠和守约依旧缩在黑暗角落里看着兰陵王循规蹈矩地先摁响门铃,等着被惊吓者出现。

     “我就陪着小亮亮去他主公家。”

     李白见之前诸葛跟兰陵王猜拳失败——打扮成僵尸手被绑直指望什么弯曲手指于是剪刀就战胜布——就来到了刘备和孙尚香的家。不过诸葛一直不愿意上前去摁响门铃,李白心里明白但是故意装作不解地拉着诸葛的手臂把他往门口拖。
     “小亮亮,别怕,有我陪着你呢。”李白给他比了个OJBK的手势。
     诸葛欲哭无泪。

     钟无艳家。钟无艳打开房门,看到南瓜小鬼打扮的兰陵王,彼此对视沉默了很久后,钟无艳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要干什么?”
    兰陵王回答:“不给糖就捣蛋。”
    钟无艳:“你想要多少?”
    兰陵王举起垂地的瘪袋子,干脆地说:“能装满它就行。”
     “没问题,袋子给姐,姐去给你装。”钟无艳一把拿过兰陵王手里的袋子走进了客厅里。
     守约在院子里好奇地抖抖耳朵,“原来还可以这样啊,真是厉害。不知道李白那边怎样了。”

     刘备孙尚香家。李白各种劝说总算把诸葛带到门口,根本不指望他摁铃,就替他摁了。“放心吧小亮亮我在你身后做你做坚强的支柱……”快速说完后李白迅速就近躲起来。
     诸葛听着主公的脚步声渐渐清晰起来,想立刻转身就跑,但是为了完成任务的责任心再驱使着他继续完成。“谁呀?”刘备打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军师直愣愣地站在门口,一身僵尸新娘的打扮。
     “不给糖就捣蛋。”诸葛企图快点结束这个羞耻的任务。
     刘备点头,“要糖没问题,小亮亮你要多少都给你。还有啊,小亮亮,”
     “嗯?”放松下来的诸葛听见主公喊自己,下意识地回答。
     “你穿这身很好看啊。”

     孙尚香好奇刘玄德出去看客人是谁怎么那么久,于是就自己出去看,就看到门口三个男人纠缠打斗,其中被绷带勒住脖子的那个男人可怜兮兮地伸手喊自己香香。
     “李白,诸葛亮,你们快把刘玄德放下,他都快被你们弄死了。”孙尚香话音刚落,原本勒着刘备的绷带立刻放松,刘备赶紧从地上起身走到孙尚香身边。李白见诸葛放下刘备,自己也停下抓着诸葛的手。
     “你们两个跟我进来拿糖吧。”孙尚香非常霸气地挥手,李白和诸葛立刻跟她进去。
     “话说你们是不是跟可爱组彼此走错了地图。”
     “这样的吗?!”
     “看这地图抬头。没错吧。”
     “不过没事,拿了你们给的糖果我们就直接去集合点了。”

     集合地。李白和诸葛顺利跟铠、守约、兰陵王会师。“我们两个各两袋,你们三个各两袋还有一袋大的,不管赢不赢,这么多糖都够吃很久了。”点完数后,李白喜滋滋地说。
     不久后,可爱捣蛋鬼组也来到集合地了。“李白哥哥,你们怎么只拿了这么少的糖果?”小乔小跑过来问的时候她的身后飘过去一大串泡泡,里面满载糖果。
     “重在参与嘛。”李白无所谓地耸肩。
     接下来就是清点糖果数量的时候了,“帅气捣蛋鬼组……第一千八百颗……第一千八百零一颗……”小吸血蝠辛勤地搬运着糖果负责计数的工作人员正在本子上写着东西。
     “李白,你看那颗东西!”守约像是发现了什么,疯狂摇晃李白肩膀,“那不是我那颗假獠牙吗?!”
     李白只是哦了一下,“没想到真的混在糖果里了,不过算了守约,它好歹奉献自己增加了我们的糖果数量。”
     守约说不过李白,就无奈地微笑,任由着小吸血蝠把它当糖看。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可爱组赢了,光从数量上就能看出来了。帅气组的成员们对这个结果并没有异议,反正他们一路上玩得挺开心的。
     “好啦,实在太晚了,我该回去陪玄策睡觉了,大家再见。”先是守约告辞,之后陆续离开的就是兰陵王、李白、铠,诸葛还要先回去一趟换衣服才敢回家。
     诸葛在去更衣室的路上望着星空微笑,他们到家的时候应该会发现吧……

     “诶?谁在我的衣服里放了一包糖果?”

【王者荣耀/策约】一如
·ç™¾é‡Œéª¨ç§‘中心!策约向!
·è¿žè½½å¤ªå¤æ‚了,等我慢慢磨。这段时间就摸几个鱼。
·éžå¸¸åœ°ooc,大概我就只是想写玄策的眼睛才写的这篇。
——————————————————

等隔了相当漫长的岁月后再次相遇,守约看向长大了以后的玄策,他身上那种恶鬼的气息跟记忆中还年幼着的怯弱的弟弟哪里有半点相像。他微微仰视守约的眼神冰冷锐利,大概经常徘徊生死之间,多捡取所杀之人的刀剑放进自己的眼眸里,最后只留了一把最锐利的飞镰做自己手中武器。

守约想说些什么来破开这来自时间的隔阂,就看到玄策突然灿烂地笑了,眼睛都高兴地眯上。他张开双臂说,哥哥,我终于找到你啦,不给我来个拥抱吗?

以后的时光还长,也许能稍微变回一些熟悉的模样吧?守约大步走过去给了弟弟一个大大地拥抱,如此深刻,简直想埋入骨血再也不分开。

三个月后,玄策在等守约端上晚餐的时候在跟同桌铠、苏烈、木兰聊天。“跟你们说,哥哥今天用狙击枪的样子实在太帅气了!一个人杀了七只特别厉害的魔种呢!”玄策说的眉飞色舞。

“那你呢,怎么不说你自己?”木兰觉得这个小狼崽实在太可爱忍不住多逗他。

“我和飞镰只是帮助哥哥清理一些边边的小角色而已,哥哥最棒了!”玄策说着话,余光看到守约今晚又端着一盘蔬菜来,立刻声音降低,扭头去跟哥哥小声抱怨蔬菜。

守约嘴上哄着玄策,其实回想起玄策那时杀掉想要偷袭自己的几个魔种后看着自己的目光,何止在岩浆中插着冒出森严寒气的刀剑,围绕着这岩浆的还有积累成山的白骨。守约的身影隐约倒映在这眼眸中,让他心惊了一会。

玄策回过神来注意到注视的对象是自己哥哥,于是就又微笑当做抱歉,心里清楚哥哥不会计较自己眼神有点凶的。




其实玄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少在别人面前再去多说哥哥了,要不是今天被放假的摸头实在太舒服可能他会这样习以为常下去。

“玄策你别停啊,继续夸守约,我想听听你还能说什么。”木兰趁着守约不在长城,所以今天才这么大胆去摸玄策的头,甚至开始摸他的耳朵外廓。

玄策轻轻拍开木兰揉捏着自己耳朵的手,转头看着木兰继续说,“哥哥他呀,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无论做什么都很棒!队长你应该看看昨天……”

等到很久的以后玄策才明白这已经对守约算是七分喜欢了,只愿跟除了哥哥以外最亲近的人分享哥哥的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守约忽然间觉得玄策似乎慢慢恢复了记忆中的样子,偶然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柔和了许多,只不过总是看着看着自己就走神。守约觉得玄策这副样子实在太有趣,但还是走近他去小声把他唤回神。

玄策回过神来就看到喜欢的哥哥就在自己面前就忍不住笑起来。“在想什么这么出神呢。”守约用手指弹了一下玄策额头,轻笑着问。他很喜欢现在玄策看着自己的目光。玄策眼睛里面长年累月于杀戮之中抢来的锐利伤人的刀剑从此溶于岩浆,从此只剩温情与美丽。

“在想着哥哥啊。”玄策迅速回答。“好了不跟你闹了,我出去做任务,估计后天才能回来,自己乖乖地等我。”守约揉揉玄策的头以后就转身离开了。

“说不定让你清楚我的心意,要比寻找你的时间更长呢…………”玄策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

【王者荣耀/白约】鸿雁
·ä¹¦ä¿¡ä½“。将以这种形式来描写李白的全部皮肤,经典皮肤的存在描写只有开头两句。
·è½»å¾®çš„李白×百里守约!请注意!与其他角色的互动都是友情向!
·ä¸ºäº†åº†ç¥æˆ‘的李白穿上鸡皮,所以写了这篇文,对象就选择是我的本命守约。
·ooc是我的。可以猜猜看配角们是谁,不过没奖。
——————————————————————

“守约,我想你也知道我去了哪里。是的,我去到了遥远的西方,去追寻我所未见识过的剑术和全新的人们,我觉得这应该能突破我的瓶颈。我现在的身份不再是剑仙了,而是吸血鬼猎人,暂时归在了教廷的管理下。教廷里有个同样是猎杀吸血鬼的男人使用长枪非常厉害,即使武器不同,但我认为彼此之间的剑意能够相通,说不定能让我的心境更为深厚。顺便在我当职期间,遇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吸血鬼,虽然有一搏之力,但是我没有杀死他,因为那个男人不让我杀。真是很特别的关系啊。说到我的行程,写完封信的四天后我就踏上返回大唐的路,当然会绕道去长城看你。不必回信。李白。”



“守约,我遇到了一个美丽的魔种,大概跟你的美丽不相上下吧?我开玩笑的,说回正题吧,我先来到了狐族的地盘。狐狸都是非常警惕狡猾的生物,这话是没错的,在我说了我的目的后,狐族长老对我进行了一系列考验才让我进入他们的地盘。对了,守约你该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我也像你一样长出了耳朵和尾巴,这是长老们传授我剑术和剑意的时候不由自主被他们的气息影响,暂时拥有了魔种的外貌,这种情况大概一个月后就消失了。诶呀,还记得我在这封信的开头跟你说过的那个美丽的魔种吗?她在我给你写信的时候说我尾巴一直在摇个不停,她就不能不说破嘛,这么单纯的个性和美丽的外貌迟早会吃亏的。还有,最近这里的天一直黑沉沉的,长老们惊慌地说这是龙族要来灭狐族了。我虽然是客人,但是我想试试能不能用我目前学习到的剑术来挽救狐族。守约,要是我……不,没有什么假设,你要活得好好的等我去找你。不必回信。李白。”




“守约,我果然还是敌不过龙族,为首的那个男人实在太强大了,最后我拼死救下的只有她。我被那个男人重创,撑不了多久就要死,但是那一刻金光闪耀,把厚厚的黑云劈开,如果说有什么能和龙族那个男人气势对抗的,也就只有那个从被劈开的乌云裂缝中出现的女人了。之后我被她救起才明白她是凰。我作为人类的身体已经因为战斗而破烂不堪,她对我进行了浴火重生使我的躯体重塑,让我能够继续活下去。我恢复好后问了她很多问题,比如是怎么让那个男人放弃杀我,她为什么救我之类的。她的回答大多是因为我是剑仙。真是奇怪,世人胡乱封给我的称号,什么时候对天上人管用了?总而言之我现在没事还变得更强了。这封信到你那里估计三个月也该有了,我实在等不了,干脆我和这封信一起去见你吧?守约。不必回信。李白。”

估计永世之雨会写得长些,所以我弄成小连载。大概会分成三部分来发。可以来玩猜猜乐,猜对也没奖品【

【王者荣耀/策约】 永世之雨
·ç™¾é‡Œéª¨ç§‘中心!策约!请注意!与其他角色的互动是友情向,请注意!
·è¿™ç¯‡æ–‡ä¼šæ¯”较意识流,看不懂可以评论问。顺便我玩了一个名字梗,懂的笑笑就行。
·æž¶ç©ºå‘。本文中将会出现病态心理的暗示描写,对此有不适者请立刻停止阅读并退出去。
·å½“你选择继续阅读的时候,你就已经自动忽视本文ooc的地方了。
—————————————————————

     “如果你有听说过那艘飞艇,也许你会明白我在做什么。”这个夜晚的大雨滂沱,哪里分得出天和地,守约撑伞站立在空旷的街道上,成为分开这混沌天地的一线。他看着面前那个微笑的玄策,听进他的胡言乱语,心像被蚂蚁啃咬般痒痒的,从来没有这种感受的他觉得奇异万分,因此眼睛瞪大。并不是因为玄策的胡言乱语。
     玄策没有站在伞的保护里,他站在滂沱的天地之间全身湿漉着,只有那双红色的眼睛像火焰一样燃烧着。
    

     “我要离开一个月,这段时间就留给哥哥去找那个飞艇吧,如果哥哥没有在时限里找到,那我就回来杀死哥哥。”玄策于雷鸣般的雨中跟守约对话,表情意外地是笑着的。
     这哪里是随意说出要杀死亲人该有的表情。不过守约看着他说完以后转身离开的背影,深刻地觉得他是能做得到的。
     在自己没有找到【飞艇】的前提下。

     走路回去房子,在栅栏边就看到会客厅是亮着灯的。阿铠?守约推开门栅走进去时脑海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他走到房檐下,先把伞收起,放进大门外的伞架里,然后从裤兜里翻出公寓钥匙插进钥匙孔。是开的?守约推开门,果然看见铠正坐着看着进来的自己。
     铠似乎有很多问题要问守约,欲言又止后他先去会客厅旁边的一间小客房翻出了一条大浴巾扔到守约身上。“先用这个擦擦你的头发吧,回答我几个问题以后你就可以去楼上了。”铠今晚意外地很冷漠。守约点头。“玄策那个小子也去帮助【王子】复仇了?”
     守约被直接问到这个立刻愤怒起来,不过面前是友人,他的愤怒只表现在声音里:“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要离开亲人的身边去远行帮助【王子】夺权。到底是谁让他参加这个活动的!!我要是知道了……”
     铠在守约盛怒的时候打断了他,“你冷静点,今晚玄策叫你出门去见他,这不是不符合【远行】吗?”
     守约把盖着头的浴巾披于两肩,外面的风雨太大早就全身湿透,伞的作用更大的是给人一个心理安慰罢了。“我也是这么觉得,所以就出门去见他了,然后他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之后他离开我去【远行】,离开之前要我在一个月时间里去找到那个【飞艇】,我找不到就得被他杀死。”
     铠起身把露娜忘在阳台上的小盆栽给拿进温暖的室内来,“起码这一个月你都不用的担心玄策那小子死在为【王子】复仇的战场上。弟弟妹妹们总是特别难管,当初露娜进行到【远行】的地步我才发现她被人带去参加那个活动。”
     守约苦笑,“谁叫这个飞艇活动前期和中期难以被人察觉,只有到了后期才被发现。”
     “这也相对应了【王子】的蛰伏期和前进期。最后决定成为【王子】的军队,帮助他复仇的人将会偷偷离开亲友,跟随【王子】前往遥远的国度,这被称为远征期。”铠说,“一般进入远征期的人都很难活着了吧。”
     “但是你不是把露娜救回来了吗?”守约听到这里立刻问。
     “那是因为我发现得及时!不像你一样等到玄策叫你出去才知道他玩游戏还进入远征期了。”铠似乎被守约激动的情绪给感染,声调不自觉地抬高,“我曾经以为我已经够小心地照看着露娜了。”
     守约微微转头看了一眼铠放在桌子左上角的那个小盆栽,又转过头来,突兀地中断和铠的聊天,“……我去上楼了,要是再想到什么事明天再跟你说。”
     “为什么不把玄策给带回来?直接强硬地拖回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铠在守约背后问。
     “他不是还说要杀我吗,不会这么快就死在远征期,这一个月我就去找那个飞艇。”守约踏上楼梯时听到楼上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抬头,正好看见一缕头发打了个转离开。“阿铠你也要看着些露娜,她最近不是交了一个男朋友嘛,小心他是前进期,来为【王子】招收人马的。”
     铠点头说,“我已经在注意了。上次动用那个网站去寻找露娜我的真实身份都快暴露了吧,要是我再去中断一次别人的远征估计我会被杀掉扔在哪个脏水沟里。”
     “小心些总是没问题的。”守约说完就上楼去了。

     守约走到二楼时停顿了一会儿,扭头眼睛直直看到走廊尽头。露娜房间的门缝没有灯光泄出。守约继续往上走。二楼是露娜和铠居住的楼层,三楼才是他和玄策的。

     守约把房门推开时感受到了一阵大风,赶快打开房灯以后发现果然忘了关窗,风裹挟着雨把书桌的一半都给打湿,他赶紧把大浴巾随手扔在床尾,立刻跑去抢救桌上的图纸,把窗帘给胡乱绑紧后开始把只湿了一点的书本和图纸放到书桌的另一边,剩下的书本图纸都是湿透了的,上面的铅笔和墨水迹都消失晕开。守约顿时觉得心烦起来,不再去多做尝试,一下坐到椅子上。
     “玄策也是,明明给他说过飞艇的事,他怎么还去参加飞艇活动。”跟自杀有什么区别。守约扭头看着窗外被风吹得摇摆不定的树冠,远方城市投过来的灯光破碎在里面。最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恢复了平静,这时有人叩响了他的房门。风雨声中突兀的叩门声让守约立刻转头,从椅子上起身去开门。

     早上五点,天还黑着,守约习惯早起,就先整理了床铺,换好衣服后把废纸都揉成一团扔进垃圾袋里。推开门走出房间时,果然除了外面从未停止的雨声,房子里简直安静得像是只有守约一个人类在这呼吸。
     这时手机传来收到消息的铃声,守约划开屏幕锁以后,看到自己通过了airship的网站注册。本来这个网站的地址是只有负责招收人马的人才有的,不过守约拜托了铠,铠很快就找了个给他。进去网站的首页就是一片黑,他的号还是蛰伏期的新人,所以能看的东西并不多,也就去看看飞艇的起源故事和一些小任务。
     无聊。守约翻着手机下了楼梯,走进一楼的厨房去弄早餐。“守约,你果然还是起那么早,能过来帮我把木兰带回她的房间吗?”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厨房门口的苏烈小声对站在烤面包机前的守约说。守约把手机锁屏随手放在桌子上后跟着苏烈出去到会客厅,果不其然看见喝的烂醉的木兰和李白四仰八叉地分别躺在宽大的两个沙发上。
     “还是少喝点吧,最近不是很乱吗?飞艇活动市里被拐走了很多人,小心木兰姐也被拐。”守约走过去把木兰的手脚收好,让她舒服些躺在沙发上。
     苏烈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点头,“是因为木兰今天刚得了奖学金,所以拉我和太白去酒吧喝酒。她酒醒了不要太说她,不然你反而还被她打。”
     守约去旁边的小客房拿出两张薄毯,一张随意扔在李白身上,一张展开来盖住木兰的身体,“没问题的。对了,你要留在这里吗?我要去学校一趟,可能要中午十一点多才回来。”
     “你出门那么早,玄策万一开始问你在哪里怎么办。”苏烈开玩笑说。
     守约回答,“不会的,玄策已经去【远征】了,所以现在不在家。”
     “远征?该不会……是那个【远征】吧?”苏烈立刻反应过来,但是这个问句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想要被否定。
     守约僵硬地咧嘴笑了一下,“就是那个……”说完就看见苏烈生气起来的脸庞,那么地生气,守约觉得他下一刻就要和自己打起架来。
     “你是他的哥哥!”“……嗯。”“都不关心一下他去做什么了吗?”“……是我不对。”“虽然远征期之前非常难发现,但是你是他的哥哥,应该要比我们更早发现啊。你看铠不是发现露娜不对后把露娜拉回来了吗?”

     苏烈说着说着就发现刚才因为羞愧而眼神躲闪,侧头过去不愿看自己的守约忽然转眼过来,虽然那双天然红色的眼睛中投来的复杂眼神说不上有摄人的魄力,但确实包含着肯定。苏烈想你到底为什么那么肯定,你是认为玄策还能活着回来吗?

     守约把木兰横抱上四楼的尽头那个属于她房间,把她放到床上,随手扯了一张她昨天乱扔到地上的薄毯捡起来给她盖上就赶紧下楼从伞架里抽出一把黑伞就跑出去。苏烈和李白还留在房子里没走,就算现在已经过了两个小时,雨还是太大。
     他经过昨晚的事,学乖了些,懂得打车去学校而不是徒步去。雨太大了。守约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隔着爬满雨痕的车窗看着外面被大雨包围的城市。这是多久没有这样看过了?是决定搬来和铠、露娜兄妹、木兰姐同住那个大房子里面之后吗?守约看够车外的风景后打算坐直,右手先碰到自己的那个用长筒密封装着的东西。
     在守约低头看长筒的时候,一直沉默开车的出租车司机突兀地问了一句,“你也是参加了飞艇活动的孩子吗?”
     守约笑着说,“并没有。”
     “如果是真的,那真是难得。”司机打了一下方向盘,拐进了右边的路。
     “意思是说我太落后了吗?”守约觉得好玩地笑着说。
     司机微微点头,“毕竟这个飞艇活动在青少年之间很流行,你不去参加也是好的,至少不会突然失踪不知道是生是死。”
     “他们也这样说过我。”守约说。

                                          ï¼» to be continued ï¼½

太太们都超级棒!!!

罗川:

记一次发起人全程划水的接龙

看到了吗他们他们全是爸爸!!!赞美他们

主题是反转,事情已经快要被他们搞死了

第一棒 @-MOBU- 陌步爹爹日常新号_(:_」∠)_
第二棒 @磷鱼 吹爆她!!!!

第三棒 @猫碰 猫猫真是一级棒

第四棒@项归【等我知道他lof我一定补艾特】

第五棒 @二代愚者

最后一棒 @咸的不行的倭瓜

表白以上全员太太,你们都辛苦了❤❤❤❤❤❤❤❤

我干嘛的,我喊666的呀。

再次感恩以上太太,表白他们

我努力搞事起来的刀子到后面变成各种play了,我喜。太美味了,各种肉。啊!赞美太太们!

银菊漫天:

【蛤蟆群日常搞事第五发】

规则和以前一样【希望这次不会被吞233】

本次接龙参与者:【群主收纳整理辛苦【啪啪啪】】

1. @沐梓
2. @草木之庭_TAICHI
3.@莲珞子衿-各种拖更
4. @贝里席小娇妻
5.@猫碰
6. @Evanka
7. @那个咸鱼
8.@-MOBU-
9. @失落的取名字
10. @有只藏卿
  他糜丽又荒唐的梦境结束了。
  
  百里玄策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如既往熟悉的玻璃壁。
  
  培生管内的维生液自动排出,他落地一个踉跄,扶着管壁歪歪斜斜走了出来,皱眉不满于该死的地心引力。
  
  “波动增幅327%,你又梦到他了。”
  
  雪白色的大褂一角飘过他的余光,百里玄策抬头,看见露娜抱着记录板往中控台走去,她把记录板随手丢了开,坐到桌台上端起咖啡,颇有两分漫不经心:“说说看,这次梦到了什么?”
  
  百里玄策思考了一下,认真地说:“这次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然抢肉吃的会找我麻烦。”
  
  露娜看起来有些不解,反应过来翻了个白眼:“拜托,我听你说梦,从相识到相知到相恋一步都没落下,上个床又怎么了?”
  
  “好吧。”百里玄策揉了揉额角:“是做叕爱了。”
  
  “难怪上了三百。”露娜拿笔点了点自己的额角:“虽然增幅对你的精神力有益,但我总觉得不太妙,”她抬起了头:“你说过,他不存在于你的精神场,是吗?”
  
  不是精神场,如果是的话他就可以控制自己行动了。
  
  百里玄策摇了摇头。
  
  “所以我觉得不太妙,这个,我姑且称它为梦的存在,是你的精神末梢无法触及的,又切实影响到了你的精神场,如果有一天出了意外,你将无法自救。”
  
  露娜叹了口气:“那个人这次对你有说什么话吗?”
  
  百里玄策动作缓慢地换回了作战服,闻言抬眼。
  
  “有。”
  
  “他说他爱我。”
  
  露娜把鬓侧垂下的银色发丝撩到了耳后,她拧眉,语气里是难以掩藏的担忧。
  
  “与梦中的向导相爱的故事,写出去一定大火,可是亲爱的哨兵,你得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
  
  “上头要求控制守卫队,你的攻击力和不稳定一直是他们头疼的,眼下你找到了一个在他们眼中属于不可控因素的梦中向导,你猜猜他们会怎么做?”
  
  “总不会杀了那个梦中人吧,他们怎么动手?”百里玄策不屑地嗤笑起来:“荒唐。”
  
  露娜清丽漂亮的眉眼拧在了一起。
  
  “......或许呢。”
  
  这句话轻微而不可闻,百里玄策已经走出了实验室,背影一如既往嚣狂张扬。
  
  
  “他一直好好的。”
  
  “你又能撑多久?”
  
  她昂起线条优雅的下颔,望向天花板顶端的实验室中核,苍丽晶莹的银蓝色在透明的壁内缓缓流转着,恍惚一只盈了星辰宇宙的眼。
  
  默默注视着深爱不知的他。 
第一次图文接龙:
http://yinjumantian.lofter.com/post/1e46eaef_10fa0ab9

第二次图文接龙:
http://t.cn/R0qHvci

第三次绘画接龙:
http://yinjumantian.lofter.com/post/1e46eaef_1112598a

第四次图文接龙【上】:http://yinjumantian.lofter.com/post/1e46eaef_11370b2b

第四次图文接龙【下】
http://yinjumantian.lofter.com/post/1e46eaef_1142c28c

群宣:群号码535046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