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甜

感谢你不嫌弃我文笔差还瞎了眼关注我,给你比哈特♡

准备高考啦~高考完以后我会大开粮仓~
嘿呀嘿呀~

【刀剑乱舞】no.16 本丸拍摄日记(7) 【乱藤四郎的时间】

   我是乱藤四郎。说起来这篇日记莺丸大人让我来写真的是太随便了,我只不过在去大门自动售货机的路上走过一楼的大客厅,就被在里面喝茶的莺丸大人叫过去,说什么这日记本就给你拿去写日记,就递给我现在正在写的这个日记本。
    按照陆奥守先生说的,这个日记是要记录自己的看法和今天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事吧。嗯……陆奥守先生和莺丸大人几乎把前天晚上和昨天凌晨发生的事都给记录完全了,我也无法再添笔再述一二,所以我就从现在开始记录吧。虽说经历了陆奥守先生房间(106室)和主公房间(203室)发生的怪事,也因此大家曾起争执,但是到今天大家明面上也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分裂,应该算是好事……吧。那时候吵得很凶呢,青江先生跟和泉守先生……

    关于主公的事,我的看法跟和泉守先生一样,她肯定没死,不过也很奇怪啊,她没死又去了哪里?如果我有心灵感应就好了,这样就能感应主公在哪里。说不定身为主公初始刀,跟主公拥有默契的陆奥守先生会知道主公所在何处。但又是陆奥守先生说那具尸体是主公。诶呀!好乱啊!想不通啊……如果想要知道那具尸体是不是主公,就只能通过验尸,可是那具尸体只被包括陆奥守先生、莺丸大人在内的五人目睹过,也很有可能像是青江先生说的那样是那五人编出来的恶劣玩笑……主公这次真是带着我们一起乱了。
    说到这个,我从莺丸大人手里接过日记本后没有回房间还是去售货机那里买了饮料。唉,打赌输了就被兄弟们差使着去干各种跑腿的活,不过我和鸣狐叔叔还好,更辛苦的是鲶尾哥,他们跟我一样打赌输了。在我买好饮料,提着塑料袋准备离开时正好碰到了从大门外进来的陆奥守先生。陆奥守先生的表情很严肃,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然后他看见了我,就对我露出了他一直以来的那种灿烂的笑容。“乱,你昨晚睡得还好吗?”陆奥守先生走过来和我打招呼,很自然地顺手帮我拿了那一袋饮料,与我一起走回房间。
    “我倒是睡得还好,陆奥守先生你没问题吧?”我觉得陆奥守先生先是看见尸体再被尸体找上门,想不做噩梦也难。
    “咱也睡得不错啦,不过还是有件事一直困扰着咱。乱,咱问你个问题,你就算之后把咱们之间的对话说出去也没什么,你现在只用诚实地回答咱一件事就行。”陆奥守先生突然收敛了笑容,我能从他身上略微感受到那该属于我们的刀剑的肃杀。

    “你有留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吗?”陆奥守先生问。

     原来是这种事啊。

     我突然觉得没意思起来,但还是回答了陆奥守先生。

     “没有,我没留意到。”

     嗯……接下来还再写点什么把这页笔记填满呢?还剩很多空行呢……对了!写写我们正在拍摄的电影吧!那个电影啊,理所应当地暂时停止拍摄了,审神者【死了】,大家都没心情去拍电影了。现在的气氛还不算太过死气沉沉,我看过跟我们现在处境相似的电影电视剧,一般还没到最后就会有人疑心疑鬼,把团结的大家拆成一个一个小帮派……呜呜太恐怖了简直不敢想象。
    而且如果这时有个最可疑的人出来了会被集中对待当做凶手吧。

    所以我才对这种剧情深感厌恶并且想包庇那个可怜的会被当做凶手的人。

————————————————————————————
·「我觉得我老是在水」
·「等等,日记不就是拿来水的吗」
·「下一篇是【小夜左文字的时间】」

【刀剑乱舞】《正义使者地瓜大战邪恶审神者》

·本文非常ooc,严重ooc,一开头就得标出来的ooc。
·本文含有【暗堕】、【刀解】等暗示情节。不能接受的请一定要退出本文。
·女审有。
·本文私设非常多。私设包括判断一位刀男力量是否强大的标准并不单是看其打击和冲力,最为重要的是灵力……之类之类的。
·女审跟三日月说的【他们三个】是指大典太光世、数珠丸恒次、莺丸。

——————————————————————————

第三章

   “咱能为一期做的事咱并不清楚,只能慢慢摸索了……他这样已经两年了吗?”陆奥守说。
    “没错……我记得今天你要和前田一起去做田当番。”审神者回答了陆奥守以后,就偏偏头让他出去。陆奥守伸出大拇指指指书柜方向。审神者摇摇头。于是陆奥守就独自出去。
   审神者突然后退,后背靠在办公桌上,左手从桌底摸出一把粘在那里的小匕首。她左手在后背把匕首抛到右手,随即正握着快速俯身往房间的角落里冲过去。那里有个从他们进来时就在的家伙,她要给那一直偷听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果然在角落书柜的死角里,她找到了那个偷听的家伙!她用匕尖对准了那家伙的要害,直线冲过去,企图用速度来解决他。不过在她意料之中的,那家伙抽出太刀挡住了她的匕首。
    “三日月,你偷听多少了?”审神者直视这家伙的眼睛,严厉地问。
   三日月弯起眼睛笑笑说:“你和陆奥守不都察觉到我在这里了吗?没有立刻抓我出来也是因为这对话并不算特别重要的吧。”
    彼此沉默了一会后,审神者长吐了一口气,收回了匕首。“三日月,你和他们只用旁观就够了……本来就不该要你们插手我的事……”
    “就算你想要锻炼陆奥守也不用站到他对立面去吧,本来你身上的暗堕速度就很快,那时候还特意让暗堕冲破我给你设下的灵力压制让它显现出来。”三日月揉揉她的头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吗?”
    “最近确实得让吉行开始驱除你们身上的暗堕气息,都怪【那个人】在我们身上种下的暗堕太过强大,才让我不得不把计划提前。”审神者没有摇头甩开三日月的手。
    “……不过那时要不是正好遇上你暗堕暴走,我也不会知道原来你还瞒着我们做这种事。”三日月有些失神地说。
   “不要说出去,你和他们三个知道就行。在吉行慢慢驱除暗堕气息的期间,就拜托你和他们继续用灵力镇压那些灵力薄弱些的刀剑男士们体内的暗堕气息。”审神者说到这里,忽然有了点笑容,“话说我暗堕暴走的那时候你过来抓住我,用灵力帮我压制住暗堕的时候,对我说了一句话对吧?真是过分啊那句话。”
    “是啊,没想到我们是【同类】。”三日月也跟着笑。

    田埂边,前田戴着草帽,手里拿着一把锄头看着陆奥守急匆匆。“陆奥守先生,你忘了今天是我们一起种田吗?”前田严肃地问。
    “对不起对不起,咱迟到了。”陆奥守小跑着过来,到前田面前有些小喘着认真弯腰道歉。
    前田终于绷不住小脸笑出来,“那么陆奥守先生请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不然我会很困扰的。”
    陆奥守见前田不生气了以后,立刻站直挺直腰背说:“好!那么咱们开始干活吧!”

   正当前田和陆奥守在太阳下种田大汗淋漓的时候,后藤和物吉一人拿着一盘切好成片的半个西瓜,一人拿着装着凉茶的水壶过来。 “前田!陆奥守先生!看我们拿来了什么,是刚切好的冰镇西瓜哦!”两人站在不远处的大树树荫下呼喊他们过来,陆奥守和前田立刻一脸“得救了”朝他们跑过去。
   “想起今天是大热天,所以烛台切先生特意让我们从冰箱里拿出前天买的两个大西瓜切开分了吃,这半个是特意留给你们的。对了,还有药研的特制凉茶……”物吉笑着边跟他们两人说话,边往杯子里倒凉茶。
    “太棒了太棒了!”陆奥守高兴地喊。
    “诶诶!主君也在看着这边呢。”后藤发现审神者靠在二楼会议室的窗边看着这里,于是他高兴地朝审神者招手。审神者被发现后也没有立刻掩饰目光,而是也挥手回去。
    “主君最近总是跟陆奥守先生说话最多呢,该不会是喜欢陆奥守先生吧。”物吉只是开个玩笑。

    “你越是了解那个女人,就越不会喜欢她。”陆奥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从嘴里蹦出这句话。

    物吉有些被陆奥守的话吓到了,“对不起,陆奥守先生,我不该胡乱说话……”
    陆奥守终于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立刻笑着补场安慰物吉说:“没有关系的物吉,是咱一时说的胡话而已。谢谢你和后藤给咱们带来的食物。”
    “陆奥守先生没有生我的气真是太好了。”物吉松口气,“这种小事不必道谢,能让陆奥守先生和前田高兴就好了。”

   在三个小家伙说说笑笑时,陆奥守抬头看向会议室方向,窗口却不见审神者,取而代之出现在窗户中的,是那名眼睛里拥有月亮的大人。

【刀剑乱舞】《正义使者地瓜大战邪恶审神者》

·本文非常ooc,严重ooc,一开头就得标出来的ooc。
·本文含有【暗堕】、【刀解】等暗示情节。不能接受的请一定要退出本文。
·女审有。
·本文私设非常多。私设包括判断一位刀男力量是否强大的标准并不单是看其打击和冲力,最为重要的是灵力……之类之类的。

——————————————————————————

第二章

    就在审神者和陆奥守之间气氛正僵持着时,门外的五虎退来叫他们吃晚饭,“主人,陆奥守先生,请快下去吃晚饭。”
    “走吧,我们去吃晚饭,吃完了再继续聊。”审神者打开门示意陆奥守跟着自己一起下楼。陆奥守只好跟在了她的后面。
    在去大客厅的路上,五虎退和他的五只小老虎走在最前面,审神者落后五虎退一些距离,陆奥守也稍稍落后于审神者。他看着五虎退的背影,想着些什么。
    “不知道怎么驱除同伴身上的暗堕气息吗?”审神者的声音很小声地传来,“还是不相信他们身上有暗堕的气息?”
    陆奥守同样小声地回答:“不管怎样说,突然要咱接受这一点也太难了吧。而且……他们看起来那么正常,哪里是你刚才的样子。”
    审神者摇了摇头,“唉,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对你那么坦诚啊。如果你看不出来的话,就趁今天的晚饭好好观察一下吧,说不定会有意外的发现。”

    晚饭进行中,陆奥守尽量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好好观察了一圈用餐中的大家,依旧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看向审神者。审神者也在看着他,鼓着一边脸颊做出一副孩子气的生气表情。

    “吉行,过来,我们去找一期一振。”晚饭后的审神者拉着陆奥守去后院。
    “找他做什么?”陆奥守被她拉着小步快走。
    审神者没有立刻回答他。再拐个弯就到后院的时候,审神者突然停了下来,陆奥守只好紧急刹住不撞上她。“吉行,过来,在这里偷偷看……”审神者跟陆奥守互换位置,陆奥守无奈地只好半跪在地板上偷偷看着后院,“……怎样,吉行,看见一期一振以及……五虎退了吗?”
    “看见了。”陆奥守看见一期一振坐在走廊上,怀里抱着五虎退,小老虎们围着他们嬉戏打闹。现在正是傍晚晚霞正好的光景,兄弟俩之间的相处也非常温馨。
    “那么就小心地不被他们发现的同时看着他们,然后听我讲故事吧。”审神者干脆地坐在陆奥守后面的地板上,“一期一振他有很多的弟弟,弟弟们都很温柔懂事,善解人意,但他还是很伤心。因为他认为今天的五虎退不是昨天的五虎退,也就是说,他认为五虎退被刀解过然后又重新锻造出来。他很痛苦,最开始也曾经偷偷来找我诉说过,但也不了了之。他有段时间挺消沉的,后面他开始认识到自己不能只是无助地看着了,该尽一个哥哥的义务来保护五虎退。但是没用的。”
     陆奥守正想听为什么没用,就看见这条后院走廊的另一边厚冒头出来喊五虎退来厨房帮忙。五虎退笑着说好,然后就想从一期怀里出来,也许是一期抱得有些紧,五虎退第一次不能顺利出来,于是他就抬头笑着跟一期说,一期哥,我要去帮厚哥忙,等下再回来陪你。然后一期就默默松开了怀抱,五虎退就跑着跟厚离开了,小老虎们也陆陆续续跑着跟在他的后头。
    突然间,陆奥守感受到了一期身上那突然散发而出的无力和悲伤。那绝不是平时他所认识的一期一振。
    “看到了吗,无论到了傍晚,他怎样搂紧五虎退,总是会有人把五虎退从他怀里喊走。”审神者如此说。

    这回是审神者被陆奥守给带走。她跟着陆奥守来到一楼的书房里,陆奥守关门后问审神者:“五虎退是真的被刀解吗?”
    “当然不是,五虎退被替换是一期的幻觉。”审神者很干脆地回答,“他被暗堕气息影响得有些严重,记忆都混乱了。”
    “那你能驱除那气息吗?你不是咱们的主公吗?”陆奥守问。
    “我不行,种下暗堕气息在你们身上的【那个人】耍了个小手段,只有用他的气息才能彻底驱除暗堕气息。”审神者坐在办公桌上很随意地说。
    “……你之前说过咱能驱除。”陆奥守突然想起他们在会议室聊天的内容。
    “因为你身上有【那个人】的气息啊……”审神者似叹了一口气般地说。
    “咱该怎么做?”陆奥守眼神坚定地问。
   审神者跳下办公桌,无奈地说就跟普通的拔除仪式一样啊,不过你要想真的唤醒他们,得彻底了解使他们生成心魔的原因。

【刀剑乱舞】《正义使者地瓜大战邪恶审神者》

·本文非常ooc,严重ooc,一开头就得标出来的ooc。
·本文含有【暗堕】、【刀解】等暗示情节。不能接受的请一定要退出本文。
·女审有。
·本文私设非常多。私设包括判断一位刀男力量是否强大的标准并不单是看其打击和冲力,最为重要的是灵力……之类之类的。
·这标题特搞事对不对,那是我朋友的建议,ta说你不能取那种让人看不懂你要讲什么内容的题目。我想了想觉得那货说得对,然后就改成了现在这样。
·为了纪念这篇文第一个还没见人就夭折了的标题,决定简称叫地瓜霜。

——————————————————————————

序章

    “……本丸就拜托你照顾了。”
    “没问题,一直以来你都是在孤独作战,我不能为你做些什么,你能找我帮忙我心里很高兴。”
    “唉……你会死的……”
    “我迟早会死,只不过提前了……不说这个,你也真放心【他】离开啊。”
    “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其中一件事,就是【他】离开的大概方向……”

第一章

    本丸。
    审神者呆在二楼会议室里实在太无聊写不下文件,于是就走到窗台边朝下对一楼跟短刀聊天的近侍陆奥守吉行喊:“吉行,上来会议室,我有事要对你说。”
   陆奥守不明所以地说好,和短刀们说等下再回来聊就走进了楼梯间。来到走廊尽头的会议室,看到大门被审神者特意大开着,本人坐在客座上等着他,手里玩着和茶壶配套的嫩绿色茶盏。于是陆奥守就径直走进去。
    陆奥守站在门边首先发问:“主公找咱有什么事吗?”
    原本在玩弄着手里茶盏的审神者突然站起来,先小跑过去把门关紧,然后笑着推着陆奥守后背让他到客座上坐下,自己就坐到他的旁边的座位上。她把茶盏放在之间的小茶几上后说:“你作为我的初始刀,和我一起共事两年,你知道我对你说的都是真话,所以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事都是真的,不需要怀疑。”
    陆奥守点点头,等着她的下文。于是审神者就继续说下去:“其实这个本丸早就暗堕了,我也同样暗堕……”
    陆奥守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让审神者转过头来看他。他有些生气地问审神者:“你知道【暗堕】是什么吗?这可不是能随意开玩笑说的话。”
    他以为这个女人会被吓到然后缓和气氛地笑说这是在开玩笑,可她先是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随即又微微低垂下来,投来了类似讽刺的眼神。陆奥守不明白这种眼神具体表达的是不是讽刺,因为那眼神投递过来的感觉实在太平淡了,更像是……在透过他看着谁!
    审神者继续说:“……本丸的刀剑也都暗堕,除了你,吉行……除了你。”
    陆奥守放开了她的手,皱起眉头,“为什么除了咱……等等,你突然对咱说这种事,咱不可能接受。”
    审神者瘪瘪嘴表示理解,而后突然猛地站起来,双手伸出一把抓住陆奥守的后脑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拉过来。他们的脑门直接互相撞击,陆奥守有些吃痛地眯起眼睛,但在看到审神者那双清亮的黑瞳变成血红,虹膜变得漆黑后,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这副模样简直跟时间溯行军无异!
    “相信了吗?吉行?”审神者说话变得如钟鸣般轰轰作响,难听到让人忍不住捂耳朵。但是声调里却带有令人反感的滑腻。那是因为她在笑着说话,声调才变得如此奇怪。“只有你是还没堕落的,真是纯洁啊——”
   陆奥守震惊过后反而有些愤怒起来,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诉说这莫名而起的愤怒。“这是鹤丸想的恶作剧吗?”陆奥守眼睛看向别处,不与审神者对视。
    审神者叹了口气,松开紧抓着陆奥守头发的手,陆奥守得以后退几步离开她。审神者低垂着头,陆奥守看不见她的表情。一会后她抬起头来,眼睛恢复了作为人类的那双黑白分明的清亮眼睛。“这不是恶作剧,你清楚的。”审神者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完全把刚才暴露出来的杀意和丑陋遮掩掉,“我是绝对不会对你说谎的。我已经完全堕落,但是和你并肩作战,共同生活这么久的他们尚还有救。”陆奥守明白她说的【他们】是指本丸里的刀男们。

    “去唤醒他们,然后集结成军队,来打败我吧。”

嗨!有同为b站7服的指挥官吗?来加个好友吧!XD
UID:400300

【刀剑乱舞】no.15本丸拍摄日记(6) 【莺丸的时间】

    我是莺丸。其实日记我不知道要写什么,不过陆奥守说写什么都行,那我就随意地挥笔了。那么就首先说说昨天晚上发生在陆奥守房间(106室)的事,陆奥守的房间闹鬼了似乎,把他吓得跑出来把大家的房门挨个拍响把大家吵醒。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样,我一开门就看见陆奥守有些慌张地对我说他在快醒来的时候听见门外有人蹦跳发出的铃铛声,还有那具尸体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里用主公的声音对他说话。

    真是神奇,我只听见了铃铛声。我突然回想起不久前在房门外传来的奇怪声音,因为那时还没睡醒——或者说就是被那个声音给吵醒——只听得模模糊糊一会就继续睡着。

    陆奥守把大概情况告诉我以后就小跑着去下一个房间叫人了,不知道是不是那时我还没完全清醒,陆奥守身上似乎传来很轻微的细铃声……
   啊啊,有些跑偏了,嗯……陆奥守的笔记没有把昨晚的事记全啊,明明他有一早上的时间,但还是拖到用完午饭后才写完传给我。
    嗯……那我就从我们发现主公房间(203室)的尸体消失不见开始讲起吧。昨晚我们是慢了陆奥守一步才到主公房间(203室)的,等我们赶到门口时陆奥守就已经把门给推开,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双目睁大盯着里面,我们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里面。那句躺在办公椅上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我、陆奥守、鹤丸、烛台切、和泉守是第一快步走过办公桌来椅子这边仔细查看情况的。
   那个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只有盖着它的桌布还掉落在椅子前面。如果没有经历过几个小时前的事,我都可能认为是我发了癔症。我看向旁边的几个人,他们也或多或少流露出了一些严肃的表情。我回想起那具尸体,鼻尖似乎又闻到了那股腐败的尸臭。
    “这么看来,是主公的亡灵作祟了吗?”
    我转过头去看说话的人。是青江。他靠在房间正中的墙上,双手抱胸饶有兴趣地微笑着。
    和泉守立刻从椅子旁站起来反驳:“主公一定没死,我们还保持着人形,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句话倒是没错。这里不是本丸,如果我们还在本丸,主公死了,我们还能倚靠本丸的灵力维持人形等到下一任主公的到来。但这里是现世的普通旅馆,就算主公用来给我们维持人形的灵力有多么庞大,现在我们也会渐渐虚弱,不可能还行动敏捷,但这点鹤丸是个例外。  

   加州看到和泉守有青江有吵起来的趋势,立刻拉着大和守的胳膊挤开人群来到和泉守的身边,有些担心地让和泉守先平静下来。青江还是微笑着,站在原地双目直视着和泉守:“但是尸体不见了这是事实,现在完全不知道那个尸体去了哪里,为什么突然出现在你们五个的面前,又突然消失。”他看了站在办公桌另一边的我们五个,“尸体是真的存在吗?只有你们五个看到没错吧,并且又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主公的尸体。”
    “青江先生,我们现在该做的是……是要去找那具尸体吗?”五虎退从人群走出,来到青江身边扯扯衣边弱声询问。他手里还拿着那台便携式摄像机。
    “那具尸体出现得那么不合常理,消失得也很离奇,根本想不出它现在会在哪里。”歌仙在一旁说,“旅馆并没有被我们承包,也就是说还有别的房客,要彻底搜索很难做到。”
    “还是先把尸体为什么出现的理由先弄明白,”骨喰摸着下巴,“现在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那么就先从这条线索开始找起吧。”
    一直半跪在椅子旁手里攥着那张桌布的陆奥守站起来,“现在需要先知道主公最后出现的时间,才能知道大概的案发时间段。”
   和泉守开口:“我知道,大概是傍晚七点半。我要回自己房间(206室)时听到了一楼客厅里传来前几天短刀们七点半准时看的动画片的片头曲。也是那时候,主公打开房门(203室)拜托我喊陆奥守、莺丸、鹤丸、烛台切过来,有事情要交代。于是我就下楼去喊你们了。”

   我想起来我那时候确实是在陪平野他们在看动画片,陆奥守在片头曲播放到一半正好进来,短刀们说他来得正好后就不管他专心看动画去了。和泉守来喊我和陆奥守时那集动画已经开始播放片尾曲。因为鹤丸跟烛台切去后院散步闲聊,和泉守要再多废时间去找人,我和陆奥守等了几分钟才等到和泉守带着他们两个过来,随后再一起去的主公房间(283室)。

    “但是从二楼去一楼需要二十多分钟时间吗?”青江问。
    “因为主公吩咐我去叫他们四个的时候,突然又问我要值班日记来看,于是我就先回了一趟房间拿记着值班日记的平板电脑给主公才下楼。”和泉守回答。
    “那么那个平板电脑呢?”青江继续问。
    “它……它不见了……”和泉守如实回答。

    这是真话。那时候这个房间只找到了主公的笔记本电脑,但现在连那笔记本电脑也不见了,包括装着那台电脑的手提包。直到刚刚我看了陆奥守的日记才知道主公的笔记本电脑被他跟和泉守拿走了。

    “那么有没有理由怀疑……”这时是我开口,“「是和泉守杀的主公」,想说这句没错是吧。”这就是目前最值得怀疑的一点,那时候只有和泉守与主公,现在主公失踪——暂时认为她没死吧——和泉守作为最后接触她的人拥有最大的嫌疑。
   “不可能!和泉守是不可能杀死主公的!”加州立刻伸出手臂把和泉守挡在身后,同时发话表明立场。大和守同样把和泉守挡在身后,一副要保护的姿态。
    “这时候起内讧怎么行,还是先聊聊刚才大家各自散去回房间里有遇到什么事吗?”陆奥守拍拍和泉守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然后询问大家。
    “我听到了房门外面有铃铛声,说不清楚是不是主公身上的。”鲶尾首先说。随即就是此起彼伏的“什么,我也听到了”“我也听到了铃铛声”“会不会是主公的铃铛声”。
   我好奇地问,“那你们有见到那具尸体来到你们床边问你们有没有找到它吗?”
   “莺丸大人您别吓我,那么恐怖的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房间里,光是那个铃铛声就很吓人了。”平野回答的时候虽还伴着重重咳嗽,但还能勉强说出话。
    三分钟里询问所有人下来的结果就是大家都是只听见了铃铛声,没见到尸体到自己房间来。这么看来主公的确偏心陆奥守啊,她来我房间闹鬼我还能顺便给她倒杯茶喝。
   哦,又跑题了是吗?因为接下来没什么好说的,作为主公最后一个接触的人,我们的近侍大人和泉守兼定理所应当地被怀疑了,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加州和大和守选择站在和泉守那边,是出于原本同为新选组刀的原始信任吗?等之后慢慢细看吧。
    对了,还有要把自己认为可疑的地方也写出来对吧。陆奥守的日记最后那段提到了捉迷藏……原来和泉守捉迷藏是这么弱的吗?不过那个看好戏的鬼,说不定是最初的那一个。

——————————————————————————
「鹤丸之所以是个例外是因为审神者送给他的就任近侍的礼物(详情参考日记no.14)」
「下一篇是【乱藤四郎的时间】」

【本篇是在「本丸拍摄日记」之前发生的事。包含我对鹤丸国永的过度解读。观看请注意!】

【刀剑乱舞】no.14  樱与鹤

本周近侍:鹤丸国永

   女孩因为要忙着现世准备即将来临的考试,就算能保证每天都来本丸一次,也都只是去找本周近侍交代好今天的工作就急匆匆地走了。就算有什么让她能够在此停留多时的事物,除了政府新派发下来的任务,大概就是非常喜爱的和泉守以及厚了吧。但她每次路过遇到其他刀男都打声招呼,再拜托他们替她向厚和兼桑问好,就又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刀男们想和女孩多相处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

    某个深夜,一只黑猫突然出现在本丸的前院里,落地时变成一个长发的少女穿着巫女服,赤着脚走到那棵巨大的樱树下。她手掌贴合上粗糙的树干,驱动灵力后,渐渐地,那棵樱树的树枝上陆陆续续长出了花苞,然后绽开成为一团一团美丽的樱花。这是她给久未见面的刀男们一个小小的惊喜。
    做好以后,她进入本丸里觉得一个人无聊后开始自己给自己安排夜巡的任务。首先来到粟田口的超大宿舍。“诶呀,房门怎么还开着这么大一个口。”女孩跑过去,铃铛声跟着她的脚步一响一响的。她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睡姿各异但都睡得很舒服的刀男们,心里莫名地就觉得开心起来。“晚安啦。”女孩超小声地说了这句话以后,轻轻把门关上然后离开去下一个房间。
    粟田口部屋里。在黑暗的房间中,传来窸窸簇簇的声音。是刀男们,他们还没睡。在黑暗里,他们高兴地小声交谈,“主公来了啊。”
    二楼的伊达组部屋里睡得四仰八叉的鹤丸敏锐地察觉到本丸的灵力波动后,迷迷糊糊睁开睡眼,翻个身从打开的门缝往外看时,正好看见樱花花瓣在夜风中飘动。他刚想起身时,就听见了熟悉的铃铛声。是主公来了。鹤丸赶紧装睡。女孩正好走到门口,“怎么连这里房间的门也没有关紧呀?是鹤先生的恶作剧吗……”
    装睡的鹤丸:这次才不是我咧……
    女孩关好门就离开了,鹤丸起身走到门口,轻轻把门拉开一丝缝隙,花瓣落在他面前的走廊上。鹤丸遥望远处的樱树,“安达,樱花又开了呢。”
   
    今天是假期,猫懒洋洋地在卧室睡觉,就听到房门被人不停的拍。“鹤先生!我醒啦!”猫被吵醒懒觉以后很不高兴地朝外面嚷嚷。
    “大将,是我药研。”外面传来药研的声音。
    猫跳下床打开门,就看到药研低头看着自己。“鹤先生呢?”猫不解。他不是本周近侍吗?
    “鹤丸旦那他失踪了。”药研说。
    猫立刻跑下楼去。

    大客厅里。猫坐在略高一些的台子上,问着被紧急召集来的刀男们。它先问:“是谁先知道鹤先生他失踪了的?”
   烛台切举手。“是我。我在起床的时候就发现鹤先生不见了还以为他又去提前准备陷阱,所以没有在意。直到刚才我和药研做好早餐以后,本丸没有远征的人都到了客厅准备用餐,只少了鹤先生。”
    猫问其他人:“有谁碰见过鹤先生吗?”其他刀男纷纷摇头。“那大家先吃早餐,之后没有出阵任务的人就拜托你们帮我寻找鹤先生了。”然后就是纷纷“好的”“没问题”的爽快的应答声。

    还想给鹤先生一个惊喜呢。猫想。没想到是他先给了。

     早餐用完以后,猫目送着两队出阵的刀男离开,然后就让留守本丸的人开始分组分头去找鹤丸。小狐丸、药研、博多、鸣狐去附近山上找,加州、和泉守、堀川、大和守负责去本丸里找,猫就和五虎退、平野、莺丸一起在院子里找。
    前院。猫刚从满是蜘蛛网的廊下钻出来,平野看到猫身上脏兮兮地,立刻走过来给猫拍干净。“里面也没有鹤先生。”猫有些失望地说,“鹤先生他能去了哪里呢?”平野提议不如去后院再找一次,猫点头答应了。

    “哦呀哦呀,你们在干什么呢……”

    猫先是一怔,然后一扭头,就看见那个纯白的男人怀里斜抱这一树枝开满樱花的樱花温柔笑着走过来。猫突然管不得那么多,立刻朝那个男人跑过去,就连什么时候变成女孩了也不知道。

    “主公,你怎么那么激动,诶诶?是要我抱吗?”

    女孩扑进来不及做出反应的鹤丸怀里,鹤丸下意识张开双臂接住女孩,樱树枝因此跌落在地上,飞起片片花瓣。“鹤先生,不要随便乱走啊,还以为你已经离开这里了。”女孩说着就踮起脚揉乱了鹤后脑勺的头发。
    鹤丸低下头说,“我只是看见樱花漂亮想摘一枝回来,别那么担心……我是一只过去曾多次易主,居无定所的鹤没错,如今能跌落进你的本丸,成为你的刀与你为伴是我的荣幸。放心吧,在下一次流离失所之前,我不会离开你的。”

   「跌落」是什么意思?女孩看着鹤丸放开自己,捡起树枝去和莺丸他们谈笑风生时,突然明白了他话里面没有表达完的意思。他觉得自己之所以居无定所是因为自己是一只拥有翅膀的鹤……他现在心甘情愿地折掉那双翅膀,为了能永远留下。

    到处乱跑害大家一通好找的鹤丸肯定被大家纷纷抓住然后各种做事,包括把田地附近的深坑给填了,长谷部负责监督。鹤丸你挖那么深是想要挖到地球另一边吗。长谷部是如此吐槽鹤丸挖的坑。
    干完活正好快到了晚餐时间,厚过来叫当番的各位回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大家纷纷说好辛苦啊地笑着走回本丸。晚餐差不多结束后,鹤丸吃饱饱跟着大家走出了大客厅,猫从人流中挤出来跑到鹤丸身边说:“鹤先生,等下十分钟后在屋顶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猫说完话就跑了,都不给鹤丸问是什么事的机会。鹤丸看着猫跑远的背影。主公叫我会有什么事?他想。

    十分钟后。鹤丸登上屋顶时就看见女孩已经坐在屋脊那里了。她原本抱膝着遥望那些樱花,但是察觉到鹤丸来了,于是她就站起来笑着让鹤丸过来。女孩没有穿着那身巫女服,而是穿了一件吊带碎花上衣和一条牛仔超短裤,拖鞋倒是没见穿上来。
    鹤丸走到女孩身边。“主公,是什么事需要我们单独谈谈的?”
    “鹤先生你肯定有很多的见闻吧,我想听你说说。”女孩让鹤丸走到自己身边跟自己一起极目远眺。
    鹤丸不知道女孩到底想干什么,不过见她此时心情不错,就顺着她的话头说下去,“好啊,那就从……”

   十几分钟后,女孩挑了个鹤丸说完故事的间隙小声打断他, “……说起来,我一直没有给你第一次担任近侍的礼物对吧。”女孩调皮地眨眼,“我给了吉行信任,于是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我给了小狐丸一盒高级护发素,担心他会因为工作而变秃。倒是你,我一直没想好要给你什么礼物才能让你说被吓到了,然后今天我才想好。”
    “真是吓到我了,礼物?!”鹤丸看着女孩浑身上下只有衣服的样子,周围只有越来越大的夜风和四处飞散的花瓣。女孩能从哪里拿来礼物给他?
    “是的。”女孩这时就笑得狡黠起来。然后她握住鹤丸的双手半跪下来。“我要给你的礼物是……”她通过鹤丸的手,往鹤丸身体里不停注入灵力,很快地鹤丸就察觉到肩胛骨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钻出来。他有些吃痛地反抓住女孩的手,闭着眼睛强忍着等待着剧痛过去,然后他感受到了肩胛骨的肉被那个异物撑裂而出。这感觉反而还轻松了一些。那个异物在鹤丸衣服里不得伸展,于是只得从衣领处出来,伸展出来后异物变得越来越大,把鹤丸的衣领给扯松了。在夜风的不停吹打中,那双从肩胛骨处生长出来的异物长成了应该有的样子。

   “怎么样,吓到你了吗?”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夜晚越来越深,药研从实验室里出来准备回部屋睡觉,走过走廊时,天上缓缓掉落下一片羽毛。药研好奇地走过去拿起羽毛一看,“鹤?”
    正当药研想着本丸什么时候有这种鸟,突然远处的那棵巨大的樱树就传来两声惨叫。“快来人!樱树那边有情况!”药研把还在客厅看电视的莺丸和烛台切叫来一起去樱树那边。
    三人拿着手电筒急匆匆跑到樱树下,打开手电筒往树冠一照就看到了那两个罪魁祸首,正好一前一后卡在同一个树枝上。“光仔,你来的正好,快帮我和主公一把,我们卡在树枝上了。”鹤丸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衣服后面还有血迹,都这么惨了他还能笑得出来。烛台切还想再说鹤丸几句,女孩可怜兮兮地开口:“光忠,先把我们救下来再给我们说教吧,我觉得我挂在这里要成小猫干了……”
    烛台切那这两个没办法,只好和莺丸药研他们一起把这两抱下来。烛台切去抱鹤丸的时候感觉到他意外地很轻,而且他的衣领非常宽大,背后的衣服几乎被血浸染,从衣领处看进去,原来是因为两处肩胛骨都受了伤,深可见骨。
   鹤丸被烛台切抱住后,终于可以让精神松懈下来。“光仔,我睡一会,你做好饭再叫我。”说完他倒头就睡。烛台切抱着他完全不敢让手臂碰到他受伤的地方,所以只能小心地避开他伤口去到手入室带他疗伤。
    另一边,药研也把女孩抱下来了。不过她别扭地说想要去陪鹤丸,于是药研就说她烛台切带鹤丸去手入室了,你去那里吧。女孩立刻跑着去了。女孩去到鹤丸的手入房间后看到他伤口都包扎得很好的样子就放心了,加上刚才的折腾确实很累了,然后她蜷曲着身体睡在了角落里,睡得熟了,什么时候变回猫也不知道。

    第二天,药研来给鹤丸换绷带,就看见鹤丸已经醒过来正坐着抚摸着猫。“鹤丸旦那,昨晚你跟大将做了什么受那么严重的伤?”
    “这个是秘密,毕竟是主公送给我的礼物,不想告诉其他人。”鹤丸笑着说。
    “鹤先生不说我也不说!”猫立刻表明立场。
    药研无奈摇摇头,给鹤丸换好绷带就走了。只留下猫和鹤丸。猫看着鹤丸,久久才说,“以后请不要再说出那时候的话了,鹤要能自由来去才是鹤啊,如果你把我当做你人生的一处落脚点是没问题的。”
    “……主公,你比我想的更在意我啊。”
    “哈哈哈,说不定是因为我正需要你的惊吓呢。”














【这是那时候的其中一小段谈话】

——鹤先生,如果你有了翅膀你第一件事是想做什么?
——飞到高高的天上,去到安达的面前,吓他一跳,说不定他会认不出我呢。
——但他还是会很高兴吧。你去找他了。
——嗯。
——鹤先生,请允许我怀有私心向你请求一件事。
——嗯?是什么?
——如果我给了你翅膀,请不要那么快地离开我。请慢一点,再慢一点,再离开。
——嗯。

【刀剑乱舞】no.13 本丸拍摄日记(5) 【陆奥守吉行的时间】

    咱是陆奥守吉行。之所以会开始写这篇日记,是因为在刚才的晚宴上,咱提出来一人写一篇日记,然后在第二天把日记本交给任意下一个人,日记想写什么都可以,在找到杀死主公的凶手是谁之前,就写写日记来理清自己思绪也看看别人的想法是什么吧。很快地,大家都一致通过了,日记本咱们用的是主公写下最后一篇日记的的那本笔记来写。那么这篇日记的出现就先介绍到这里,咱开始叙述昨天傍晚发生的事。
    昨天傍晚咱和同为拍摄组的大家结束拍摄工作和骨喰、鲶尾一起回到旅馆,在走廊上正好碰到穿着浴衣,热气腾腾迎面走过来的日本号、和泉守、歌仙,和因为忙碌而浑身臭汗的咱们完全不同。咱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就冲去了浴室。
    三十分钟后咱去客厅和大家看电视。喝了一杯平野递过来的茶,不过平心而论……平野泡茶的技术是不是退步了?咱看到他连口罩都戴上了,不由得担心地问他感冒有没有加重,他想开口回答咱,却先重重地咳嗽起来,咱让他不要说话了,这时和泉守站在门口喊咱和莺丸、烛台切、鹤丸一起去见主公,说是主公有事交代。在去主公房间(203室)的路上,咱问和泉守主公要说什么事,他说他也不知道。
    零零散散地咱们来到主公房间门口。站在门口,咱闻到一股隐隐约约的死老鼠的臭味,但是见到旁边的人面色都无异样,就暂把这当做自己的幻觉。和泉守敲门请示主公,可是里面的主公却没有回应他。又等了大约五分钟,和泉守再次敲门,主公还是没有来开门或者应答。心生不妙的咱们赶紧撞开了门,扑面而来的是足以遮天蔽日的臭味!我们赶紧捂住鼻子,在房间里面走着,这个房间因为放下了百叶扇,所以显得昏黑。咱去负责拉开百叶扇。路过放置在房间中间的办公桌——这里是最臭的地方——来到窗口,把百叶扇拉起来,推开窗让夕光照进来的瞬间,身后突然传来巨大吵杂的“嗡”的一声,就像是一群虫子翅膀高速拍打的吵杂声,咱转身就看见一大群苍蝇快速飞过来,于是下意识蹲下,那群苍蝇迅速掠过咱的头顶从窗户飞了出去,还没飞出去的还在那具躺坐在办公椅上的尸体里钻进钻出。饶是咱们久经沙场,尸体不算少见,可是突然而来的情况却是咱们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没想到的。在咱们快速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找就是去寻找主公。咱们呼唤主公告诉咱们的她的名字,可还是听不到她的回应。这个房间本来就诡异,希望她不要出事。
    一旦主公出事,后果不可想象。咱们仔细找了整个房间都找不见她,转而查看起了这个躺坐在办公椅上的尸体。椅子的朝向不是门口,而是窗口。这具尸体穿着和主公一样的裙子和鞋子,不过更加地破烂。只是这样看并不够,想确定这具尸体的具体情况必须要亲自确认。咱把旁边小茶几的桌布扯下来包住手开始小心翼翼地抓着尸体的右脚开始观察,烛台切从办公桌里拿出小手电给咱照明。按照药研之前教咱的人体结构开始认真地检查。不过这具尸体已经快要烂透,容貌都已经分不清,只有头发这种难以被氧气分解的物质还保存着。头发长度和发型跟主公差不多的样子,骨骼轻且细,尸体穿着一件吊带淡色裙子。咱把目前观察到的这一切都跟其他四人说了。一旁的鹤丸捏着鼻子说话,声音有些尖细:“这具尸体的特征确实和主公很像,但是还没有确认它是男性还是女性吧。”咱知道大家心里共同的想法是什么。主公说不定没死。
   主公一旦死去,咱们就会失去灵力来源而变回本体,虽然在本丸能拖延两三天,但是这里是现世的旅馆,主公应该没有想到这点而提前准备好灵力给咱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看这具尸体的耻骨来确定性别,但是俺才提起尸体的裙边提起一些就又放了下来。和泉守不解地问咱,“怎么了,陆奥守?”咱回答:“不用检查了……咱是主公的初始刀,因此和她能有一种特别的默契……在撞开门之前,咱和她的联系就断了……这具尸体很有可能就是主公的。”和泉守可不这么认为,他立刻冲过来抓住咱的衣领怒吼说:“怎么能以你的感觉来确定!主公一定还活着!”咱也很难过,到还是回答和泉守以及他身后同样愤怒或者情绪不明的人:“那么你说,她去哪里了?”

   公开地在剧组里说这件事也是必须的。在咱把用来包手的桌布盖在尸体上后,俺们就下楼去到客厅要求剧组全员集中说有事情商量。人数差不多到齐后,作为近侍的和泉守开始点人数。原本算上前田该有19把刀,因为他临时生病不能来于是到场的只有18把。和泉守默默点了一遍人数突然脸色就变得诡异,然后又点了一遍,脸色变得更甚。咱过去悄悄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声音有些颤地问俺:“应该有18个人对吧?为什么我数出了19把?”咱只当和泉守被尸体吓到了在胡说,于是对他说让俺来数,果然……有19个人!
    没错的,应该没数错……多了谁?咱问和泉守:“那三份名单呢?(指远征人员、留守人员、剧组人员名单)”和泉守:“我只有剧组人员的名单,其他名单给主公拿着。”咱说:“可是主公不是已经……”和泉守又很生气地打断咱的话:“主公没有死!我们还能站在这里就是证明!”
    死脑筋但又很温柔的刀……主公果然没有形容错,咱在这方面确实比不上和泉守。人数不一的问题咱让和泉守不要这么快说出来打草惊蛇,等明天清点人数看是不是还多了一个。如今只能先稳固人心才能开始调查主公的生死。等咱和一起发现案发现场的其他四人一起把事情说出来后,大家先是惊讶,随后表情不一,开始交头接耳,细细碎碎的声音传到咱的耳边。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晚会结束后,咱让和泉守和俺咱结伴去主公的房间(203室)寻找人员名单,和泉守同意了。这个房间因为开了窗户通风透气,足以深入皮肤的尸臭也淡了些,但俺们还是捂着鼻子快速翻找主公可能放东西的地方,路过那张放着尸体的椅子,咱们的脚步不由得放缓。又一次翻找一通这个房间后,还是找不见名单。办公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主公的笔记本电脑,开机后发现需要登录密码。最后咱们把电脑放进电脑包里带走,里面可能有我们需要的线索。
    那个晚上夜色已深,大家都回去睡觉,咱也回到自己房间(106室)入睡。在半梦半醒之间,咱听到外面传来铃铛一上一下晃动的声音,就好像有谁戴着铃铛在外面蹦跳着走路。而且这铃铛声很耳熟,就像是……咱迷迷糊糊醒来,眼睛只能勉强睁开一丝。咱的房门没有关紧,那个铃铛声从门缝进来,进来后咱才听到轻轻的落步声……伴随着那个熟悉的铃铛声………
    符合这点的认识的人只有……主公一人!俺想到这点时脑子突然清醒,随之那个铃铛也“铃”的一声在咱耳边停下。“吉行,你找到我了吗?”女孩的声音从头顶降落。咱完全睁开眼,只见站在咱脑袋边俯视咱的是那具尸体!它又用主公的声音再次问咱,“吉行,你找到我了吗?”
    在咱克服恐惧跑出房间喊人过来再次回到房间(106室)时,却不见那具站着的尸体了。青江问咱:“陆奥守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咱突然想起什么,叫他们赶紧去主公的房间(203室)。当咱们一起跑到主公的房间(203室),果然那具躺在转过去的办公椅上,盖着白布的尸体不见了。
    如果这个事件能像平时捉迷藏那样数到一二就能抓到的和泉守那样简单就好了。但是这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能把线索的身体盖住,只留出它的头,说不定这个事件就能解决了。如果还是不行,就再从十三、十四开始数说不定就能明白这一切,然后顺利地抓到躲起来看好戏的鬼。

————————————————————————————
「旅馆一共五层,每层六个房间。」
「私设:1.初始刀和审神者有特殊默契。2.审神者是一只黑猫妖,灵力深厚,能够使用幻术。」
「下一篇是【莺丸的时间】」

【刀剑乱舞】no.12 本丸拍摄日记(4) 【审神者的时间】

本周近侍:和泉守兼定

   今早我是被床头的闹钟和兼先生的敲门声吵醒的。知道为什么是兼先生敲门的原因是因为他在门外还很大嗓门地叫我起床。我快速解决吵闹的闹钟以后对门外喊了一句等一下,就立刻跳下床去衣柜找裙子换上再匆匆去洗手间洗漱。但最后我和兼先生早餐还是迟到了,光忠把我们都说教了一会,然后就放我们去吃早餐。
   早餐之后,今天的拍摄工作就开始了。平野似乎也感染了感冒,一说话就止不住地咳,我担心他的身体就让他提前回旅馆休息。唉,不知道前田在本丸里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恢复健康,我不能在他身边照顾他还是有点担心。
   因为第二部电影其实是本丸介绍和自我介绍,非常轻松日常,所以大家上镜都很放松也带了很多私货进来。现在是烛台切光忠的时间,他与其是在做自我介绍更像是在做美食节目。在光忠转身去拿调味瓶时,在镜头前一闪而逝的白色影子是……鹤先生?!台上的调味瓶看起来只有一瓶的标签转到了前面……
   目睹了这一切的导演组和拍摄组气氛果然变得沉重起来。歌仙在我旁边对我说等下烛台切找人试吃就把鹤丸抓过来。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看了一下演出顺序表,光忠之后出场的人是青江,正在考虑要不要让兼先生和短刀们紧急撤离。

   午餐很好吃!睡个午觉以后我又被叫去拍摄地,明明有歌仙就够了。正当我胡思乱想时,鹤先生逛完一圈进来看进度,让他跟我接班以后我就出去啦!我在场地附近乱走,然后在不远的小树林里碰到了带着小老虎,手拿便携式摄像机正在拍摄风景的五虎退。
   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他也小声地回应了我。我去到他身边看他拍摄,五虎退刚开始很害羞,但还是让我站在旁边。我对这个摄像机起了点玩心,问五虎退能不能借用一下,他不仅很爽快地答应还教我简单的操作,五虎退真温柔啊。
    不过我拍了几张小老虎和五虎退的合照就觉得没意思了,我突然想起那个使用相同场地来拍摄恐怖电影的剧组,就拉上五虎退去参观。那个剧组倒是挺好说话,还让人带着我们参观道具,不过我把摄像机给关机了。道具做得很逼真呢,完全不亚于大电影用的道具。五虎退虽然说话弱气,但是意外地不怕鬼呢,不愧是要在夜晚出阵的短刀。
    回来以后,我坐在自己房间里写日记……就是这篇。我刚刚去走廊里叫洗好澡要回房间的兼先生去叫吉行他们过来,我要跟他们说一些话
   ………………
   ………………
   ………………

「从这里开始,审神者【已死】」
「从下一篇日记开始为刀男们的第一视角日记,不会再在开头标出本周近侍,本周近侍自动默认为和泉守兼定,直到剧组人员日记完结」
「目前参与拍摄的剧组人员一共有20个人」
「日记到这里中断,具体审神者【尸体】被发现以及现场情况会在下一篇刀男日记里描写。」

※「私设:审神者变回黑猫时身上没有铃铛声,只有变成人类女孩时,身上会发出铃铛声。只有被她认为是她的所有物的人才会听到铃铛声,而且如果双方都加强这认定的话,对方耳中女孩身上的铃铛声会响得更清晰。」